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数字时代未来法庭展望——人工智能与法院应用
作者:温馨  发布时间:2021-09-10 11:14:40 打印 字号: | |


 

不断发展的科技世界正在迅速地改变着我们与客观世界互动的方式。随着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现实领域发展到数字领域,我们交流和工作的方式也在发生改变。在新科技成长进步的同时,我们很可能将在越来越多的领域看到社交机器人(social robots,广义为社交网络中模拟人类用户,自主运行、自主生产发布内容的算法智能体)改变我们的交流方式、交流对象以及交流内容。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一些领域可能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法庭建设也应当对这些变化作出回应。

 

虚拟人工智能助手

在Alexa和Siri横空出世之前,Bonzi和Clippy已经出现相似的功能。虽然Bonzi是一个恶意广告软件,Clippy往往总是在最不合时宜的时间出现,但他们属于试图在虚拟世界提供导览的早期人工智能的特殊一类。在2011年10月,在Clippy正式下线的十年之后,Siri问世了。

仅仅4个月之后,60%以上的苹果手机用户每周都会使用几次Siri。在Siri发布10个月之后,当时的《科学美国人》杂志写到,我们要包容Siri正在不断改进的声音技术,并为她协助人们的能力而喝彩——Siri就是未来。作家戴维·博格是对的。虽然在Siri第一次自我介绍的时候,人们对与人工智能进行交流表示犹豫,但在2018年,研究表明只要AI是可爱的、容易亲近的,人们就习惯于交流并透漏自己的个人信息。市场也对此作出回应,制造者们正在集中精力研究专门为法律事务服务的人工智能。

在美国,人工智能在政府部门的应用还是比较少见的,但在爱沙尼亚,人工智能正在替代政府工作人员,甚至是法官进行工作。在理论上,把不需要技巧的工作分配给机器人,工作人员就能够把精力集中在更具有意义的工作上。机器人法官可能无法胜任替代人类法官进行细致的思考,然而爱沙尼亚正考虑使用机器人法官来对小额纠纷进行裁判,以减少案件堆积带来的压力。使用人工智能替代法官并不是没有顾虑,而且这样做有可能会给司法体系和相关制度带来一定的问题,法官在作出最终的裁判前要考虑到许多裁量因素,这意味着他们需要考量很多因素如案件发生的环境和背景。相比而言,机器人更加遵循理性和逻辑,没有办法作出诸如我们通常期待人类法官会作出的有同理心、符合价值观等裁决。甚至,有经验证明人工智能可能会复刻出一些糟糕的判断,例如带有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主义的裁判。

虽然人类天生是不完美的,但能够复制这些负面模式观念人工智能对我们的社会仍存在潜在危害。同样,还存在着社会公众将如何接受非人性化的裁判的问题,美国司法体系建立在社会民众相信法庭是平等、公平、中立的观念的基础之上。人们参与庭审时,希望他们自己的想法和声音被听到,然而机器人“法官”可能无法满足这一项需求。人工智能究竟能否取代人类法官,可能取决于人们是否还会对司法体系存在信任并且能够感受到政府的关切。

新墨西哥州地区法院正在尝试在法庭使用人工智能。他们在保留法官的同时增加了一个虚拟接待员“克莱尔”。克莱尔会说四门语言,有着棕色的卷发和温和的棕色眼睛。启用克莱尔的目的是使法庭变得不那么令人紧张,更容易接近。目前,克莱尔的功能仅限于指示方向、回答常规问题以及邮寄表格。但是根据设想,克莱尔的技能和能力将扩展到影响法庭系统的其他方面。

像使用克莱尔这样的人工智能的支持者们,也在探索AI在扩大语言范围以及启动语音翻译技术方面的新作为。包括谷歌翻译在内的翻译服务已经在使用相似的技术并翻译了上百种语言,这能使人们的交流和沟通变得更加容易。然而,也有人担心现在的体系不足以保护用户的隐私、个人信息,并且人工智能系统发生错误的潜在可能性仍然非常大。

 

社交机器人的兴起

《杰特森时代》已经结束了42年了。他们承诺的飞行汽车可能仍然遥不可及,但是类似于杰特森家女仆Rosie的机器人已经出现了。这些机器人通过与现实世界互动使得声音助手机器人的发展更加迅速。对于机器人的狂热可以追溯到1920年,那时候捷克作家KarelCapek第一次使用了这个名词。七年之后,第一个仿真机器人HerbertTelevox出现。彼时Herbert只能拿起电话,但是在这之后的一百年,机器人已经能够做很多事情了。

社交机器人,或者说是能够独立与人类进行互动和沟通的数字自主机器人,已经在日本和中国得到广泛的应用。这些机器人发挥着虚拟人类助手的功能,他们能够在机场帮助人们检票登记,在家里和医院里照顾老人和病人,增强现有的安保力度,甚至能提供家政服务。在美国,社交机器人被用于帮助管理停车场,监控百货公司的走廊,以及引导法庭参观人员。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他们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在一些医院,机器人被用于应对危机,为病人提供虚拟的鉴别分类。虽然社交机器人是新兴技术,并且仍在进化中,但目前有越来越多的场景开始依靠这种新型的科技。在将来,社交机器人可能会回答大量的不同问题,能够发现不同的人类感情,并且具备同理心。

已经有很多使用社交机器人的生动案例。有一个叫做Pepper的机器人。医学未来团队形容它是魅力、风趣且乐于助人的。Pepper能够识别人类的感情和一系列问题,并作出回应,目前已经被应用于手机商店,并且在两家医院发挥接待人员和咨询助手的作用了。Pepper还面临着与Sophia的竞争。Sophia是一个高度复杂的机器人,他有着人类的外表,面部和声音识别软件,还有着比一般人工智能机器人更加高级的思维体系。像许多第一代的助手一样,Pepper和Sophia有许多需要克服的技术和社交障碍,但是他们未来将改变我们与他人和周遭世界互动的方式。

在未来,每一个法庭可能都会运用社交机器人辅助工作,他们能够回答关于导览的问题,关于诉讼的具体问题,或者如何填写基础的诉讼表格。机器人甚至还能回答基础的法律问题,并且指导自诉的诉讼参与人进行证据开示和陈述事实。这些机器人会配备各类语言以提高易接近性,帮助更多的人参与到司法体系当中来。

无论是呈现在屏幕中,还是以实物呈现出来,人工智能正在被发掘功能以帮助人类。更多的理解人工智能方面的技术和社会观点,对将来具体选择适应司法应用的AI技术并最大限度发挥在司法体系中的优势作用将大有裨益。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