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案例评析
被侵权人对损害发生亦有过错时的责任分担判断——夜跑被狗绳绊倒如何判定责任承担
作者:赵一凡  发布时间:2021-09-06 10:58:28 打印 字号: | |


 

【基本案情】

2020年7月9日21时10分左右,张某在海淀区某小区内沿小区道路慢跑,行至小区西门附近时,与正在遛狗慢跑的王某相遇,王某见状欲收回束犬链,双方避让不及,导致张某绊在束犬链上摔倒受伤,手机屏幕损坏。

2020年7月10日,张某到北京清河医院就诊,支付医疗费105.8元。医院诊断为外伤、软组织挫伤,建议休假3天,无加强营养的医嘱。张某张某使用年休假,单位没有实际扣发工资。因手机屏幕碎裂进行维修,张某花费2169元。

张某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主张王某赔偿其医疗费105.8元、营养费500元、交通费100元、误工费1772元、手机维修费2169元,共计4646.8元。

【案件焦点】

两人责任如何划分。

【法院裁判要旨】

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适用当时的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但是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本案中,诉争侵权事实发生于2020年7月9日,故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予以处理。

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及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根据《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第十七条第(四)项的规定,携犬出户时,应当对犬束犬链,由成年人牵领,携犬人应当携带养犬登记证,并应当避让老年人、残疾人、孕妇和儿童。可见,养犬人在携犬外出时,对行人有合理的避让义务。该义务旨在规范养犬人或管理人对犬只采取恰当的安全管理措施,以维持犬只所处环境的安全性和适宜性,保障行人不因此产生不必要的危险。本案中,王某在小区内遛狗慢跑时,虽对犬只使用了束犬链,并由其本人牵领,但考虑到事发地点为居住小区内行人可通行的道路,事发时间为夏季夜晚遛弯人群较多的时段,故王某应当尽到合理的避让义务,有效防止犬只或束犬链对他人造成不利影响。事发时,王某未及时采取避让措施,导致张某绊在束犬链上摔倒受伤,王某的行为存在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另一方面,张某作为成年人,在小区内夜跑时亦应承担一定的安全注意义务,留心观察周围环境,故张某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可以适当减轻王某的责任。综上,本院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酌情判定王某承担80%的赔偿责任,张某自行承担20%的责任。

第三,关于张某的损失金额。张某主张的医疗费及手机维修费,理由正当,证据充分,本院予以支持。张某主张的营养费、交通费、误工费,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经核实,张某的损失为:医疗费105.8元,手机维修费2169元。

【法官后语】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2021年1月1日起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三条也规定,被侵权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需要说明的是,本案是犬绳将人绊倒导致受伤,并非是动物致人损害,因此,并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章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七编侵权责任中第九章关于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的相关规定,而是适用一般侵权的过错责任原则。

携犬人对携犬行为可能产生的相应后果应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在行人通行的路段,携犬人应注意避让行人。携犬人如未能及时合理避让造成损害结果的,对损害的发生存在过错,需承担相应侵权责任。故本案中王某需要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张某在小区内夜跑时也应尽到一定的安全注意义务,警惕周围环境,及时避让危险。张某未能及时避让而被犬绳绊倒,其自身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可以适当减轻王某的责任。

在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时,判定双方的责任比例的基本规则是比较侵权人与被侵权人的过错大小。通常采取的标准是:(1)根据行为危险性大小及危险回避能力的优劣来判断过错的大小,行为危险性越大、回避危险能力越强,则过错越大;(2)根据注意义务的内容和注意标准来判断过错的大小,行为人未尽到注意义务的程度越大、距离注意标准越远,则过错越大;(3)采用不同的标准衡量各方的行为以决定过失的轻重。对受害人应采取较低标准或主观标准衡量其过错程度。对加害人应采取重标准或客观标准衡量其过失轻重,以使受害人能有更多的机会获得赔偿。[1]本案中,一方面,携犬出行增加了额外的危险,该行为的危险性明显高于夜跑的危险性,王某携犬出行时可以采取一定的危险防范措施,例如使用荧光犬绳提示其他行人,注意观察、及时避让行人,使用伸缩犬链时尤其要注意犬链长度是否合适,王某对于相撞的危险有较高的回避能力。另一方面,王某携犬出行,其注意义务内容包括提示义务和避让义务,王某的行为均没有达到合理的、谨慎人的标准;而张某的注意义务内容限于避让义务。并且,对张某的注意标准不宜过苛,其注意义务的标准低于王某注意义务标准。因此,根据上述标准综合判断,王某对于张某被犬绳绊倒存在较大过错。最终,法院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酌情判定王某承担80%的赔偿责任,张某自行承担20%的责任。

 

 

[1] 最高人民法院侵权责任法研究小组编著:《<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条文立即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0年版,第206-207页。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