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龚莉婷:做好自己,做好当下
作者:李欣  发布时间:2021-08-18 17:23:30 打印 字号: | |


 

她是一个速裁法官,也是一个年轻妈妈。从通州法院到海淀法院,从劳动争议庭到第二速裁团队,十年的法官生涯中,她审理劳争案件的时间超过八年,是一名年轻的资深法官;成家十年,从二人世界到三口之家,她收获了满满的幸福和感动,今年获评“海淀最美家庭”。

 

01化解矛盾出奇效的窍门,是与人方便

龚莉婷曾审理过这样一个串案,原告在劳争法官界“很出名”,近些年在海淀法院起诉的案子少说得有200个,分到她这里的有9个。开庭前,龚莉婷和书记员在做好各项准备的同时,给原告打了电话,告知其开庭时间及具体安排,并嘱咐他由于9个案子一并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时间有限,在准备证据材料时要简明扼要。

原告听完后,当场表示一个下午审理9个案子,他来不及准备,能不能少开几个。“其实在我看来,案子挺简单,一并审理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为了避免他有什么过激行为,在他的反复要求之下,我最终决定开2个。”庭审中,原告不出意外地情绪很激动,陈述观点时旁征博引,并逐渐开始“跑题”。龚莉婷数次打断往回拉,才勉强在下班前结束了庭审。

但是在签笔录时,原告再次不乐意了,表示自己还有很多话没说完,不能这样就结束了。当时龚莉婷心里一惊,赶紧解释,之前已经打电话和他沟通过了,而且他提交的所有书面材料,她都会认真翻看并放在案卷里。“我以为,我得费一番功夫去做工作,没想到他看着我说:你就是给我打电话的法官呀?那我没意见了,这么多案子,你是头一个提前给我打电话还听我意见安排庭审的法官,然后签字走了。”

通过这个小细节,她意识到,有的当事人滔滔不绝也好情绪激动也好,其实就是要找个地方倾诉。“我们看到的是起诉书和证据,但并没有经历他们的故事,也不了解他们受到的委屈,所以安排工作不能只图自己方便,要在合理的限度内给他们时间给他们机会去表达,这样很多问题能以我们想不到的方式化解于无形。

10年间,龚莉婷摸索总结了一套“便利”的工作方法,她会在传票背面附上详细的诉讼流程说明,会在邮寄传票时附上完整的证据目录模板……“事实证明,与人方便也是与己方便,当事人只要收到了我们寄送的模板,交过来的证据材料基本都符合规范,节省了很多时间。我是法官,但我不能拿我的标准去要求当事人,法律条文对我来说是‘应知应会’,但对当事人来说是‘真的不会’,诉讼流程对我来说是‘理所应当’,但对当事人来说是‘真不知道’。我们要理解当事人的‘不理解’,多想办法去解决,多点耐心去释明。


02克服焦虑最有效的方法,是做好当下

10年的法官路,龚莉婷走的并不轻松,刚开始独立办案时,甚至一度陷入自我怀疑,焦虑地睡不着觉。“我不是一个特别善于表达尤其是和陌生人交流的人,但法官的工作就是见形形色色的人、处理各种各样的事。当助理没多久,还没完全适应角色,我就被‘推’上了法台,真的有点慌,有段时间我都怀疑我是不是真的适合法官这个职业。”

但只要一天还在岗,手头的工作就不能逃避,案子该办还得办。于是她鼓起勇气,去和当事人沟通、解释,遇到简单的案子就试着上手去调解,不会的就追着庭里的老法官问。“那会经常梦到当事人临时反悔,说不同意调解了,真的是半夜惊醒,必须等上班后亲眼看着双方签字心里的石头才算落地。”

就在这样的“起起落落”中,事情慢慢发生了变化,她不再害怕去面对陌生的人和事,处理工作开始变得得心应手。“大概用了两三年的时间吧,我摸清了劳争案件的办理规律,也从自我怀疑的状态中走了出来。现在想来,克服焦虑最好的办法,就是做好手里的每一件小事,在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不断改进。

劳动争议案件属于民事案件,但也有其特殊性,双方当事人地位不平等,诉讼能力悬殊,而且一个案子很难实现案结事了。双方是劳动关系、劳务关系还是承揽关系,当事人自己说不清楚,加班费、奖金、社保、补偿金,每一笔钱计算方式和基数都不一样,当事人自己都算不明白。“由于仲裁前置,当事人不能增加诉讼请求或提起反诉,往往是算完这个案子的车补,另一个要求饭补的案子就来了,不能一次性打包解决。去年疫情之后,我们速裁团队劳动争议的案子就更多了。”

面对数量庞大的速裁案件,龚莉婷也有自己的方法。团队内部合理分工,管好“案件库”进而实现案件的快速筛选和流转;做好准备工作,庭前充分沟通,争取一庭审结;制定工作计划,上午开庭下午写判决,做到一日一清、一周一清。“我早上一般7点半之前就到单位了,这是我工作的黄金时段,可以提前阅卷、梳理一整天的要完成的工作,还能补补前一天没写完的判决。这么多年,早起已经成为习惯,也是我为了在完成工作任务的同时照顾家庭的一种平衡吧。”

 

03岁月静好不能少的条件,是理解尊重

身披法袍,她是法庭上理性冷静的速裁法官;脱下法袍,她是家庭中善良有爱的温暖担当。和所有职场妈妈一样,在案山卷海中打拼结案的同时,龚莉婷也要在油盐酱醋中照顾家庭。

身为“打工人”,龚莉婷和爱人工作都比较忙,加班是免不了的。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给他一个健康快乐的成长环境,他们做了很多尝试。“在不断的磨合中,我们家形成了现在分工明确的带娃模式:我利用早上7点到9点的时间阅卷写判决,保证可以按时下班接娃放学,孩子爸爸则利用晚上的时间处理各种工作,这样早上可以按时送娃上学。”

起初孩子并不理解,为什么爸爸妈妈不能一起陪他,多次“释明”之后,孩子适应了这种“妈妈早出爸爸晚归”的作息模式,并时时期待爸爸妈妈都有空的时候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去年疫情期间,孩子在家没人照顾,便和爸爸一起去单位上班,也非常愉快。“我们家很少制定长远的出行计划,因为我们的计划永远赶不上爸爸出差的变化。我们家生活相对随性也非常灵活,抽不开身的时候各自忙碌,时间允许的时候说走就走,这样的生活节奏虽然没有规律可循,但多了几分期待,大家少抱怨多理解,便能省去很多烦恼。”

在肩负工作家庭双重责任的同时,龚莉婷也没有放弃自己的生活。她是个游泳爱好者,没有特殊情况每天一游,也是个书法爱好者,没有特殊事由每天一练。“我们都渴望岁月静好,但岁月静好需要共同努力,小家如此,大家亦如是。我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做好当下,充实地度过每一天。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