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普法天地 > 以案说法
网络直播著作权侵权案中直播平台帮助侵权责任之认定
作者:李红辉  发布时间:2021-08-10 10:12:46 打印 字号: | |

  

【裁判要旨】

在网络直播活动中,直播平台相较于传统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承担更高的注意义务。直播平台在收到著作权人发出的预警函后应当及时采取必要措施避免侵权行为的发生或进一步扩大,否则应当承担相关责任。

【基本案情】

原告某科技公司经某影视公司(以下简称影视公司)授权享有某电视剧(以下简称涉案剧集)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原告公司认为,被告公司在该剧的热播期内未经授权,无视原告多次通知,在其运营的直播平台提供涉案作品的在线点播(含网站、安卓手机和苹果手机客户端),严重侵害了原告公司的合法权益。2017年4月7日,原告公司委托代理公司向被告公司官方邮箱发送预警邮件,告知涉案作品权利归属及上线情况。涉案剧集在当月10日开播,16日有用户直播该剧内容,原告公司在当月20日开始向被告公司发送下线告知邮件,先后共6次,被告公司均未处理。同年5月2日和3日,原告公司进行了公证。

被告公司不认可涉案剧集著作权移转和其合法使用的效力,认为该剧的出品方不止影视公司,其他出品方亦应同意方可授权,原告公司不享有涉案作品的权利。被告公司称其经营的直播平台是信息展示和存储空间,未自行上传内容,涉案剧集由直播平台的用户即主播上传,上传者是原告公司网站的会员,其边看边直播观看过程;且其已提供了主播的个人信息,平台也有相应的预防和投诉渠道。此前就其他作品双方有邮件往来,都能及时删除,本案中原告公司发送通知时,被告公司邮件系统正在升级,5月8日看到邮件时马上进行了删除。

【案件焦点】

本案争议焦点为:直播平台在收到著作权人发出的预警函后是否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是否构成间接侵权。

【法院裁判】

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剧集公示的出品单位为影视公司,该公司将涉案剧集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等项权利授予原告。被告作为直播平台的经营者,为用户提供展示和存储空间,应对其平台用户提供的内容进行符合网站注意能力的审查。其平台的功能除支持直播内容,还对直播时间超过5分钟的视频内容提供回放的功能,即对较长内容给予复制存储,并可由用户随时点播获取,符合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传播方式。针对此类视频,其应承担更高的注意义务,以避免侵权行为的发生。

被告的平台用户将涉案剧集中的6集通过直播视频完整提供,其视频名称有该剧名称和“VIP”、“网剧”字样,且上传时间在该剧热播期。虽然通过摄像头直播的视频画面质量较低,但因该剧的播放形式系原告针对付费的VIP用户给予全程播放的权利,对其他用户延迟放送,造成部分用户有需求,故仍有用户通过该视频观看了涉案剧集的部分内容,平台亦显示了数量。该直播及回放行为侵犯了原告对该剧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减少原告网站获得注册用户的机会,给被告平台带来流量。虽然被告可能难以在众多直播内容中注意到涉案视频,但原告已在该剧上线之前向被告发送预警函,发现4月16日上传的涉案视频后自20日开始多次向被告平台公示的投诉邮箱发函,而被告在5月8日才给予删除,而该剧当时正在热播期,故可认为已经超过了通知删除应给予的缓期。被告以邮箱升级影响功能作为免责理由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其行为构成帮助侵权,对损害的扩大部分应与提供内容的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故原告单独起诉被告承担侵权责任并无不妥,被告承担责任后可依据其与平台用户的约定,向直接侵权者进行追偿。

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七条第三款、第九条第(五)项、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公司赔偿原告公司经济损失200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

二、驳回原告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当前司法审判中对于直播平台运营模式的法律性质和法律责任认定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直播平台系涉案侵权作品的直接提供者,应当承担直接侵权责任。当前主要表现为两种情形:第三方提供涉嫌侵权的作品,且与直播平台之间就直播内容存在合作关系;用户协议明确约定,主播直播过程中产生的著作权归属于直播平台。第二,直播平台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未尽到必要注意义务,构成帮助侵权,应当承担间接侵权责任。第三,适用“避风港”规则,即直播平台不存在主观过错,尽到“通知-删除”义务即可以免责。

1.直播平台的法律性质

直播平台的运营模式和盈利模式决定了其应当就平台内直播的内容承担更高的注意义务。原因如下:首先,直播平台的内容主要来源于主播,主播可以分为签约主播、会员主播等,个别平台甚至约定主播的直播内容的著作权归属于直播平台。其次,直播分成是直播平台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再次,直播内容主要为游戏直播、球赛直播、购物直播、娱乐视频、影视视频等;最后,直播平台不仅提供直播功能,还包括点播等功能。

本案结合直播平台的运营模式、服务功能,分析当前直播平台相较于传统信息网络存储空间服务提供商的特殊性,指出直播平台应当承担更高的注意义务。

2.直播平台的过错认定

相较于传统的网络服务提供者而言,直播平台主观过错的认定具有其特殊性,需要考虑直播平台的运营模式和营利模式;直播平台和主播的关系;直播视频制作、上传过程、权利归属;涉案作品的知名度、是否在热播期、观看人数、持续时间、打赏信息;是否在收到权利人的通知后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等因素。《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就教唆、帮助侵权的过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提供者即及链接服务提供者的认定及其“应知”的判断也作出了指引。

本案中,考虑到涉案作品的时效性、热播视频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权利人发出的预警函以及直播期间的侵权告知,尽管网络直播平台就直播内容不存在审查义务,但预警函、瑕疵通知均应当引起直播平台的注意,直播平台应当采取必要、善意的措施核实著作权权属、直播情况等,不应就侵权行为的发生采取“鸵鸟”政策。

3.事先防范机制

网络直播的即时性、大众性以及影视作品的时效性决定了“通知-删除”规则在制止网络直播环境下著作权侵权行为方面适用效果大打折扣。各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应按照要求落实用户实名制度,加强网络主播管理,建立主播黑名单制度,健全完善直播内容监看、审查制度和违法有害内容处置、即时阻断等措施。

本案确立了涉网络直播的著作权案件中直播平台帮助侵权的认定规则。按照利益衡量及价值取向的方法,结合直播平台的运营模式和服务功能,探讨了直播平台的责任的认定,指引直播平台积极、主动协助著作权权利人制止侵权,鼓励著作权权利人采取事前预防措施防范侵权行为的发生。对于规范网络主播及直播平台的行为,倒逼网络直播平台改革运营模式,确保直播内容来源的正当性,保障网络直播产业的健康发展,营造尊重创作、尊重著作权权利人的社会氛围具有重要意义。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