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单自红:善尽“海法人”的本分
作者:田琳  发布时间:2021-08-03 08:36:47 打印 字号: | |


 

在海淀法院立案庭(诉讼服务中心),有一位老法官,目光炯炯、腰杆很直,稍带一种不怒自威的距离感,接触后就会发现,他是一位宽厚可敬、和蔼可亲的长者。他叫单自红,今年六十岁,在海淀法院度过了三十九个寒来暑往,从小单、单哥成为了全院公认的“单老师”。

“简简单单、普普通通、无怨无悔,做到了一名海法人的本分。”单老师如此评价自己三十九年的海法生涯。

 

“脱下绿军装,我很怀念,穿上蓝制服,我很荣耀。”

1982年,单老师21岁,从部队退伍后,面临着职业的选择。家庭的教育、军旅生涯的历练,让他从小到大就对英雄模范心神向往,这些仁人志士的高尚品格和人生境界,也在他的心中埋下了正义的种子;而年少时,每次路过法院门口看到那明亮耀眼的国徽,更是让他肃然起敬。经过深思熟虑,单老师下定决心报考海淀法院,立志做一名守护公平正义的法官。

很幸运,在1982年底,单老师心想事成,和其他三位年轻人走进了海淀法院,成为了一名“海法人”。他也从绿军装换上了蓝制服,被分配到法警队,虽然没被分配到业务庭室,但是能够头戴大盖帽、身着笔挺的法警制服、肩配红色的肩章,也很是青春有朝气。

在法警大队,单老师发扬了军队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光荣传统,很快就掌握了法警的必备技能,包括但不限于维护秩序、押解看管、保障安全、协助夜间执行、协助查人找物。80年代,海淀法院的办案条件很差,外出基本靠自行车甚至自己的“11路”。几年后,全市法院统一配备摩托车,只是要到千里之外的南京提车,单老师主动请缨前去提车,在运货火车上颠簸了六天六夜,把四辆摩托车运回了海淀法院。

从青涩到成熟、从生疏到熟练,单老师在七年的法警生涯中,做到了从警一日尽责一天。面对过酸甜苦辣、经历过艰苦磨砺,他更加坚信时间的积累、阅历的积淀,是一名优秀法官成长的必经之路。

 

“师父认真教,徒弟认真学。”

1989年,单老师28岁,如愿从法警队来到了民庭,成为了一名书记员。海淀法院的办案条件依然非常简陋,规范的审判法庭很少,有时开庭还得在办公室里开,审判员、书记员、当事人围着一张桌子就开庭了。单老师作为书记员就趴在桌子边用钢笔记录,不知道记坏了多少只钢笔。

单老师和那个年代很多干警一样,并不是法律科班出身,边干边学成了常态。他常常是白天处理工作业务,跟着师父骑着自行车出外办案,到当事人家里、街道厂坝、田间地头调查取证,然后在法庭上,留心师父如何询问、如何把握庭审、如何运用调解技巧;夜晚回家就抱着法律规定认真钻研,周六周日更是要潜心学习。单老师说:“我跟过很多师父,第一任师父是王素茹。还跟过只比我大一岁的师父张青林,他非常严厉,教徒弟倾囊相授,让我学到了不少东西。我们这个少壮组合也取得了不少成绩。”

1994年,单老师33岁,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终于成为了一名法官。经过五年的书记员训练,他很快掌握了独立办案的工作节奏,总结争议焦点、初步分析证据,然后驾驭庭审、撰写判决,看着案件背后各种各样的故事、千姿百态的人生。单老师的法官生涯也许并没有轰轰烈烈、感天动地的“大要案”,但他始终带着对工作的热爱、带着对人间烟火气的理解,处理好每一起案件,践行了自己的法治初心。

渐渐地,单老师成了一名资深法官,也成了一名严厉的“师父”,用自己丰富的生活阅历和社会经验,帮助年轻的海法人。这是经验的传承,也是海法精神的传承。

 

“档案和审判工作一样,都得精益求精。”

2004年,单老师43岁,在这一年“转身”来到办公室管理档案。躬身入局,进入从未涉足过的档案工作,他告诫自己一切从零开始。档案工作是一份很基础的工作,也是一份让历史可见、可读、可走进的工作。

每天面对数不清的查找核对、查档整理,既需要静得下心,又需要耐得住寂寞。很快,单老师就掌握了档案工作的规律和重点,面对一卷卷、一摞摞不同年代的诉讼案卷,面对秘级不同、保存年限跨度各异的各类文件,不仅学会了分门别类地整理存档,还要求自己记牢各类档案的保存位置,方便同事和当事人的查找。此外,单老师保持了自己热爱生活的好习惯,包揽了档案室的全部卫生清扫工作。

2009年,单老师48岁,再次“转身”来到审判管理办公室,后来随着内设机构改革又来到诉讼服务中心,从事司法鉴定的外勤工作,带着年轻干警去各大机构及建筑工地跑现场。

外勤工作并不好干,对年过五十的单老师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挑战。寒冬酷暑,只要当事人要求进行司法鉴定,单老师都会按时对评估鉴定机构勘察现场的活动进行全程监督与记录,甚至利用节假日默默地走街串巷,让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到实实在在的保障。

无论是在审判业务一线端坐法台,还是在司法辅助二线整理档案、现场勘验,单老师头顶蹿出的白发说明,他已不再年轻,可是年轻时立下的守护公平正义的初心,又让他在任何岗位都能接受自己“新”人的定位,在调整中坚持,在坚持中完善。

 

“希望年轻的海法人把‘海法精神’代代传承下去。”

7月28日,是单老师的六十岁生日,也是他退休的日子。像过往三十九年间每一个普通的工作日一样,他早早来到了办公室,只不过这一天他主要工作不是开庭判案、不是查询档案、也不是外出跑现场,而是工位整理。

在海淀法院,单老师亲身经历了从藏蓝色制服、大盖帽、红色天平肩章到法袍、黑色和深灰色制服,从最初的手工笔录到现在的智审系统,见证了海淀法院从曾经的低矮潮湿的旧平房到现在的审判综合大楼。变化的是时代发展,不变的是海法人“为人民不计功利、想事业甘于奉献”的海法精神。“以前我的师父就是这么要求我的,现在,我相信年轻的海法人也能代代传承下去。”单老师说完,给自己的绿植浇水培土,希望它们常绿长青。

三十九年间,一桩桩案件、一个个当事人、一项项工作,换来了一件件纠纷的化解、一次次荣誉的获得,单老师用自己的法治初心,善尽了一名“海法人”的本分。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