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赵玉:那些年,我和孕妇们并肩战斗的日子
作者:赵玉  发布时间:2021-05-25 09:56:17 打印 字号: | |

 

五月,草茂阶绿,花繁树红

宜学习宜工作,也宜迎接新生命

 

01

刚来的时候是在侯镜法官的组里见习,速裁案件多、电话多、判决多,镜姐简单问了我几句,就说:“心田,你带带小玉吧。”然后便埋头工作。我打眼一看,这不就是之前在电梯里见到的那个孕妇姐姐嘛。

当时我还不懂,看到肚子这么大就以为是快要生了,没想到这个孕妇干活一点不含糊,一上午又是打电话又是发判决,还带着我去文印室、法庭认了认路。工作了一天,我才小心翼翼地问:“宝宝要不要休息了?”心田拍了拍肚子说不用,她还有好几个月才生,倒是慧儿快生了。

很快我就见到了“慧儿”,她是镜姐的另一个助理,来汇报工作时,镜姐又临时拉壮丁,说:“张慧干活特别利落,你跟她好好学习。”于是,我就跟着学习发起诉,一个小时过去后,我一个都没有发出去,而肚子明显比心田姐的要大的张慧姐发出去了十九个。哎,不得不说,这对我是个不小的打击,好在两位孕妇师父给力,我也开始能懵懵懂懂地干点事情了。

 

02

在速裁见习了一周,两位孕妇就携我去民一庭报到了。我还是和心田姐一组,新分的师父卢秋法官,是个大眼睛的四川美女,刚休完产假回来工作,跟我想象中散发着慈母光辉的女法官形象一点不沾边,她开庭的时候冷静理智,即使心里同情一方当事人也不会有半分倾向,即使当事人哄闹法庭最后也会做出公正判决,是个不偏不倚、面冷心热的女法官。

卢秋姐是个急性子,不仅开庭快、出判决快,说话也非常快。急性子另一个表现就是一股脑全教给徒弟后就开始“恨铁不成钢”。刚来的一个月,我给当事人打电话时,说完一句话,师父就要纠正一句话,师父教一句话,我才敢说一句话,以至于我时不时担心是不是又说错话、办错事了,怎么师父对我的态度愈发严厉了?

我们一般上午安排开庭,下午师父写判决、我处理程序事务,时光就这样一页一页地翻过。到2020年4月,调解小能手心田姐休完产假归队后,我们的结案压力减轻了不少,甚至卢秋姐还对我放言:既然她和心田都不生二胎,只要我和家属继续享受二人世界,我们这个小团队就能稳定好几年。

然而,卢秋姐很快就被现实打脸了——5月,她官宣了二胎。那么二胎时代又是怎样的呢?答案是没有什么不同,照常是上午开庭,下午卢秋姐写判决,我和心田姐处理程序事务;甚至,因为年底结案任务重,已经怀孕七八个月的卢秋平均每天还要开四个庭。

我们总是忍不住劝她歇一歇,卢秋姐却坚持下来,不仅在年底清理了一波长期未结案,还在新年的1月来了一个开门红,结案31件,位列庭里结案数前茅。

 

03

新生命的到来意味着离别与相遇。2021年2月,卢秋姐的羽绒服已经快包不住她的肚子了,她收拾好东西,临走时在电梯口,我们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就此与她暂别。不过伤感的情绪并没有维持太久,一是工作繁忙,二是因为我的新师父林挚来啦。

林挚姐以前在研究室任职,文稿、论文手到擒来,是院里的知名写手。也正因她对文本要求严格,我们前期磨合花费了一个月左右,那段时间里,我曾经一度怀疑,是不是转过来的老案子太多,林挚姐压力过大,导致她最近有些过劳肥、脸色也不如之前呀?

当然,我即使看到了林挚姐的小肚子,也绝对不会往怀孕上联想,毕竟照她这加班加点的架势,也不像是孕妇呀!但事实证明,单纯的我再一次被现实暴击了:4月林挚姐就公布了怀孕喜讯。

直至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的心情,开始很郁闷,明明周围的孕妇并不多,但我却总是接二连三地遇到孕妇师父。然后就是,孕妇林挚姐投我以瓜果零食,我报之以每天上下午满满当当的庭,还听从林挚姐的安排,把长期未结案件和疑难复杂案件一股脑排在了四月,导致整个四月状况百出。

因为律师不遵守法庭纪律罚过款,因为当事人哄闹法庭请过法警,因为当事人情绪激动躺在地上,打过120叫过救护车,而林挚姐就像不知道自己怀孕一样淡定地指挥庭审秩序,真是想想都后怕。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我自认为这次已经能够适应孕妇也是结案主力军这一事实了,也比较懂得照顾孕妇了。

我们的法庭没有窗户,开庭时就得留个门;有些案件当事人带着情绪,得提前做好工作以免庭审失控。然而,正主林法官本人却丝毫不在意这些,开庭一开就是一上午一下午,不休庭不喝水,这就罢了;可五一前调班,周末还来加班,算起来已经连续工作十二天;即使可能无法完成任务,也坚持要在四五月结长期未结案,就为了不让当事人再等新法官安排开庭。如此种种,不胜枚举,以致于她两次产检被医生扣下来,我都提心吊胆。

初稿写作是在2021年5月初,当时我以为这个临产在即的孕妇还能生龙活虎地坚持下去,不曾想才几个星期过去,二娃就已经迫不及待得要看看这个世界了,林挚姐的升级打怪之路也因此被迫告一段落。

 

04

虽然短暂离别,但我知道我们终将重逢,或在金桂飘香的九月,或在冰封雪飘的十二月。重逢后,她们可能会偶尔抱怨宝宝爱哭不爱睡,但办案子时还是会一往直前、无所畏惧。我敬佩她们在承受着身体巨大负荷的同时还在工作上如此拼搏,也为她们迎来新生而感到欢喜。

诚然,怀孕生产是件大事,但对于法院的干警来说,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更重要的人:前方亮起的万家灯火,是我们所守护的;背后停靠的家庭港湾,给予了我们力量;群众对司法公正的信赖,使我们内心更加强大。

从心田姐、张慧姐,到卢秋姐、林挚姐,她们对工作的热忱感染了我,激励着我,让我意识到所从事的司法事业神圣而伟大。也许未来我会也成为“她们”,遇到和我一样年轻的人,而我会告诉他们:没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不要退却,向前走吧。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