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法官出镜
对话“法官妈妈”尚秀云
作者:法庭内外杂志  发布时间:2021-05-21 10:33:04 打印 字号: | |


 

一个成功的国家一定是重视孩子的国家,一个成功的民族一定是非常重视孩子的民族,一个成功的家庭也是非常重视孩子的家庭。只有把孩子教育好,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个家庭才能兴旺发达,才能够可持续发展。

——尚秀云

 

今年6月1日,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生效实施。《法庭内外》杂志社专访“法官妈妈”尚秀云,围绕“两法”实施谈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和教育问题。

 

退而不休

仍然有很多事情要做

法庭内外杂志社:听说您最近仍然很忙,主要在做一些什么工作?

尚秀云:我现在是“退”而不“休”,在北京市女法官协会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工作委员会发挥余热,能继续为孩子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从2006年起,我们就成立了法官妈妈志愿者团队,一直做未成年人审判延伸工作,比如送刑满释放的外地孩子回家。有些孩子在夏天犯罪冬天释放,孩子身上一身单衣,我们给他们送去保暖的冬装、联系亲属、凑路费、甚至带孩子看病。对于愿意学习的孩子,我们志愿者团队给凑学费。特别是救助了一些处于困境中边远地区少数民族的孩子,他们的家长挺感谢我们。

我们坚持连续32年回访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连续五年将少年审判典型案例编写成小故事并配以漫画印制成册,向孩子们发放,为中小学开展法治教育和亲职教育等。

今年的重点是讲好“两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我们也特别设计不同的内容,比如对小学生、中学生,我们分别以“听法官妈妈讲故事,争做遵纪守法好孩子”“让法律成为我们的信仰,争做遵纪守法好少年”等为题讲授法治课,引导他们敬畏法纪,走好青春的每一步。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为帮助失足少年回归社会,我还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要在给孩子的法治课中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我们的孩子爱党爱国。

 

家长一定要负责

法庭内外杂志社: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实施,增加了不少亮点,比如细化监护人监护职责、增设“网络保护”专章、强化相关组织和个人的报告义务,面对不断丰富的未成年人保护形势,尤其是面对倡导性规范,应该怎么去落实呢?

尚秀云:作为法律的执行者,进入青春期未成年人的显著特点是不稳定性和可塑性,我们并不能一判了之。孩子有孩子的特点,你推一把他可能走的更远,你拉他一把,大家都来帮忙,他可能就改成一个好人。挽救一个孩子,就是挽救一个家庭,家庭和谐幸福,我们这个社会才能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特别规定了父母和其他监护人对预防未成年人犯罪负直接责任。就是说,孩子犯罪主要是父母的监护职责和教育职责没有履行好。

退休后,我主要做了法治宣传、亲职教育、回访帮教等工作。在进学校讲课时,我经常用明代著名思想家袁了凡,在给儿子的劝善书《了凡四训》里所写:“为人善,福虽未到,祸已远离;为人恶,祸虽未到,福已远离。”可见,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都已蕴藏在这些古训里的例子,提醒同学们遵纪守法,一定不要有侥幸心理,做一个善良、遵纪、守法的好少年。比如说拿了同学的钱,如果存在侥幸心理,虽然当时可能没被发现,纸里包不住火,早晚有一天会被发现。

我经常提醒家长们要给孩子做榜样,从小要培养孩子善良的性格和良好的行为习惯。不了解孩子的教育是盲目的教育,不尊重孩子的教育是专制的教育,不信任孩子的教育是错误的教育。所以家长要与孩子心连心。除此之外,我还连续跟踪帮教那些失足少年,我挽救过的孩子们中,已经有不少人走上了人生正途,还有考上大学、研究生甚至成为单位的业务、技术骨干。

 

如何平衡好保护未成年被告人

与保护被害人之间的关系

法庭内外杂志社:现在网上有一种声音,我们注重保护误入歧途的未成年人,对于被害人来说是否保护的不够?

尚秀云:这个问题挺有代表性的,很多人有这种疑惑,觉得你们光保护未成年被告人了,被害人的利益谁保护啊?实际上不是的,我们在办案当中强调的是双向保护,就是说在保护被告人合法权益的同时,也要注意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

我们提出了“三个充分”,即被告人要充分认罪、充分赔偿,并取得被害人充分谅解,做到案结事了,凑近社会和谐。比如以前有个小孩在农贸市场上偷钱,偷了十几个摊位,有时候偷10块8块的,被偷的农民也不富裕,几毛几分都算得很清楚,都得赔偿,同时还要求被告人和家长给每个被害人鞠躬承认错误、赔礼道歉。通过这样的工作,被害人就会想,我也有孩子,现在人家都赔偿我了,而且家长和孩子都向我鞠躬赔礼道歉认错,我就谅解他,同时写出谅解书,希望法院能对被告人从轻处理,这样就把案件背后的矛盾给解决了。多年来,通过艰苦细致的工作,取得了良好的办案效果,案件上诉率很低。

 

降低严重恶性犯罪刑事责任年龄

就是告诉孩子要好好遵纪守法

法庭内外杂志社:您如何看待刑法修正案(十一)降低了严重恶性犯罪的刑事责任年龄?

尚秀云:我觉得这是对成长中的孩子的一种震慑作用。降低严重恶性犯罪的刑事责任年龄,就是告诉孩子要好好遵纪守法,不要以为年龄小不到14岁,犯下多么恶劣的罪行,法律都惩罚不了。

除了刑法,新修订的《预防未成年犯罪法》规定,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立足于教育和保护未成年人相结合,坚持预防为主、提前干预,对未成年人的不良行为和严重不良行为及时进行分级预防、干预和矫治。比如过去有的孩子,家里管不了,学校也管不了,就放到社会上流浪。当时人大代表建议,对于这种情况要送“工读学校”。但是送“工读学校”要学生家长、本人、学校三方同意,很多家长觉得听起来名声不好,“工读学校”也不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就不同意送,孩子在社会上流浪容易出大问题。现在根据新修订的《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规定,如果学校觉得某个孩子行为出现了问题,家里管不了,学校也管不了,可以向教育行政部门提出建议,经过专家评定鉴定,认为有必要的,必须要送专门学校,不能让孩子在社会上流浪。国家加强专门学校建设,对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进行专门教育。专门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的组成部分,这样修改后,有了一定的强制性,也更符合实际。

 

关键时候需要拉一把

法庭内外杂志社:与成年人犯罪相比,未成年人犯罪有什么样的特点?

尚秀云:未成年人犯罪的一大特点就是共同犯罪突出。形象点说就是1个人胆小如鼠,2个人气壮如牛,3个人胆大包天,4个人一结伙什么都敢干。另外未成年人的作案动机与成年人是有明显区别的。未成年人犯罪一般主观恶性较浅,学坏容易,改好也相对容易。

比如有个专门抢劫高档篮球鞋的案子,这孩子就是喜欢,但是家里穷买不起,被起诉时已抢得9双。他在僻静的地方以语言相威胁抢劫被害人的高档篮球鞋。孩子犯罪往往是为了过生日、喜欢的手机、笔记本电脑、摩托车甚至是高档篮球鞋等。

不仅如此,我们在审理涉嫌未成年人犯罪的刑事案件中发现,近年来拉拢、引诱、吸收、介绍未成年人实施犯罪,以及一些未成年人因同乡间的相互介绍而参与犯罪等现象值得关注,涉案未成年人兼具施害人和受害人的双重地位,严重损害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有些犯罪分子利用法律及刑事政策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专门将未成年人作为发展对象,自己则充当“幕后黑手”,拿未成年人当“挡箭牌”。

法院将一如既往秉持“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严格落实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增加非刑事化处遇措施,探索构建合法、科学、有针对性的分级干预体系,推动家庭教育、监护制度等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密切相关的制度规范的完善。

 

要重视对孩子的道德教育

法庭内外杂志社:最近,少年法庭挂牌在即,请您结合自己的经历,谈谈未成年人刑事审判专业化的发展过程?

尚秀云:1981年8月,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彭真同志视察秦皇岛市劳动教养所时,亲笔写下了“我们对待失足的未成年人,要像父母对待子女,教师对待学生,医生对待病人那样,耐心地帮助他们改好,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的重要指示。

1984年10月,我国第一个“少年法庭”在上海长宁法院诞生。1987年9月,北京也设立了首批“少年法庭”。海淀法院在刑庭内设的合议庭到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的发展,主要考虑是海淀区教育文化大区,学校众多,未成年人相对集中。而且当时海淀有些地方是城乡结合部,流动人口多,出现的问题也就相对较多。

我国法律规定,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最高人民法院规定,办理刑事案件要坚持寓教于审、惩教结合,长期的审判实践证明,以上规定是符合我国国情和未成年人犯罪特点的。

一个成功的国家一定是重视孩子的国家,一个成功的民族一定是重视孩子的民族,一个成功的家庭也是非常重视孩子的家庭。只有把孩子教育好,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个家庭才能兴旺发达,才能够可持续发展。通过我们的工作,让犯罪的孩子越来越少,关心孩子的人越来越多,老百姓说共产党领导的好、国家的法律好,这是让我感到最幸福的。

 

策划:刘白露

编辑:赵书博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