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赵改凤:不忘初心,是一生的必修课
作者:张晓玮  发布时间:2021-05-13 10:39:05 打印 字号: | |


 

赵改凤,女,山西人,1931年12月出生,1943年2月参加工作,1949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离休前任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专职纪检员。历任民事审判庭书记员、审判员、副庭长、庭长等职务。曾荣获北京市司法系统先进工作者、海淀区三八红旗手标兵等荣誉称号。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片难忘的风景。赵改凤心中那片风景,就是她“爱了一生的国,念了一世的党”。

赵改凤1931年出生在山西。她13岁参军,18岁入党。“我缝过被服,当过报务员,上过学,做过法官,这些工作都是党交给我的任务!”赵改凤的铿锵话语里,透着发自肺腑的纯粹,也闪耀着历史的荣光。

1944年,赵改凤参军。1949年,她在第一野战军63军加入中国共产党。赵改凤清楚地记得72年前入党时的情景:“宣誓前一天,我兴奋得一夜没睡着觉。第二天,当我在党旗下举起右拳时,心情却十分平静。也是在那时,我确立了自己一生的奋斗目标。”

“报务员的经历让我终生难忘”

赵改凤家中姐妹多,父亲又过世得早,她小时候经常吃不饱饭,更不要说进学堂学知识了。直到进了部队,她才得到了学习的机会。通过三个月的训练学习,赵改凤成为了一名报务员。

关键时期,一部电台的作用能顶千军万马。因此,报务员工作容不得半点马虎,出不得丁点差错。5年的报务员经历,让赵改凤在工作中养成了迅速、准确、从容、冷静的习惯。她说:“报务员的经历让我终生难忘。”

赵改凤在做报务员期间,因工作认真、表现突出,成为后备人才培养对象。经组织考察合格后,她被送入石家庄工农速中学习。4年后,她以优异的学习成绩,考入北京政法学院,从此走上司法工作之路。

“只有深入一线,才能真正察民情、听民声、解民意”

北京政法学院毕业后,1962年秋天,赵改凤进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工作,成为一名法官。“那时海淀法院只有20多人,刑庭、民庭两个庭挤在一个小平房里办公,旁边还有两个小小的审判法庭。

若是赶上三个案件同一天开庭,就得有一个审判员在院子里放几把椅子搭个临时法庭。当时,我们外出调查取证使用的交通工具是一辆自行车,两个人合用。如果当天没轮到用车,那出去调查取证就只能步行了。”由于条件有限,赵改凤外出办案常常靠腿。

有一次,为了到郊区调解一个离婚案件,赵改凤和书记员走了60余里路。最终案子调解成了,但他们的鞋磨破了,脚底板打了血泡。为了节省时间,两人连饭也没顾上吃。对此,她没有一句怨言。“只有深入一线,才能真正察民情、听民声、解民意,作出的判决也才更有温度和力度。”赵改凤说。

“我赵改凤不怕死 怕死哪能做好法官!”

赵改凤讲了一个不惧威胁报复的故事。那是一个房产纠纷案件,老人去世后将四合院留给了长子,可弟弟却一直占着院子不走。哥哥便起诉弟弟,主张四合院的所有权。

赵改凤经过调查,了解到老人次子自从劳改释放后,行为不端,经常在家里撒泼耍赖,在外面小偷小摸。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他甚至扬言:“如果我输了,一定要让审判员付出代价。你们小心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老人长子担心赵改凤的安全,表示愿意退出房产之争。赵改凤却当场拒绝了:“我赵改凤不怕死,怕死哪能做好法官!”经过一番周折,她终于掌握了铁的证据,最终法庭支持了老人长子的诉讼请求。赵改凤说:“看到原告一家的笑容,我觉得一切努力都值了。”

在工作实践中,赵改凤带领团队总结出“1+3”工作法,即牢牢把握站稳人民立场一条主线,坚持“公心、诚心、耐心”的三心调解法。担任民庭庭长后,赵改凤带领全庭同志按照“1+3”工作法积极深入群众依靠群众,不断密切法院与群众的联系,实现了80%的案件案结事了。

“我想送给新时代的年轻法官两句话”

24年的司法审判中,赵改凤用坚实的专业能力和坚定的为民情怀,践行着初心使命。离休后,她依然热心为群众分忧解难。曾有农民工专程找到赵改凤,希望她能够帮忙讨薪。“当时欠薪公司负责人一直躲着我,但是我有耐心,躲一次我找一次,躲两次我找两次。”赵改凤说,“后来公司受不了我们不厌其烦的‘骚扰’,不到两个月就将所欠的4万多元工资全部兑现了。”农民工拿到钱后,执意要感谢赵改凤,被赵改凤婉言谢绝了。

随着依法治国理念逐渐深入人心,人民群众对公平正义的期盼也越来越高。对此,赵改凤说:“我想送给新时代的年轻法官两句话,一是法官的荣誉不在于办大案、办要案,更在于办好手中每一件普通的个案;二是要坐得住板凳,耐得住寂寞,不断提高自身素养。”

回顾自己的人生,赵改凤感慨地说:“这一路走来,我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党的教育和关怀,年龄越大,就越能感受到党组织的力量。希望年轻人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勇敢肩负起时代赋予的重任。”正如她说的,“不忘初心,是一生的必修课,践行使命,是一辈子的实践课”。

 本文转自人民法院报2021年5月12日头版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