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隐形啃老”,父母是否有权说不!
作者:蔡笑  发布时间:2020-12-14 17:11:13 打印 字号: | |


带着一纸胜诉判决,头发花白的老张夫妇相互搀扶着蹒跚走出了法院,他们的儿子小张、儿媳晓希则呆呆望着父母远去的身影,难以相信父母真的选择用诉讼的方式将自己一家三口赶出了“家门”。

 

添丁进口,张家有喜

老张与妻子相识、相恋于大学校园,毕业后两人进入同一所公立中学工作,老张教英语,妻子教音乐。因妻子心脏不好,老张不愿她为生育冒险,两人结婚之初就已约好不要孩子,过潇洒的两人世界。然而,妻子37岁那年意外有孕。在妻子的一再坚持下,老张夫妇迎来了一个健康的男宝宝,母子均安,宝宝取名张晨。

时间流逝,张晨如老张夫妇所期望的那样,读书、升学一路顺遂。2004年张晨即将大学毕业,而老张夫妇也即将办理退休手续。毕业典礼那天,张晨将考上了硕士研究生的女朋友晓希正式介绍给父母,并婉转地向父母表示想在晓希研究生毕业后与晓希组建小家庭、希望得到父母支持。

老张夫妇看着儿子朝气的脸庞,对秀气斯文、读书上进的晓希十分满意。考虑到多数年轻人成家后并不愿与父母共同居住,再了解到晓希父母在县城生活、经济条件一般,老张夫妇打消了在儿子毕业工作后即刻退休养老的念头,决定在教育培训机构再干几年,帮儿子全款把婚房准备好。

2007年,晓希研究生毕业前夕,老张夫妇拿出大部分积蓄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买了一处精装修两居室住房,登记在了儿子张晨名下作为小俩口的婚房。如愿以偿拿到新房钥匙的张晨和晓希开心不已,隔天就去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兴高采烈的计划着婚后甜蜜自由的独立生活。看着儿子、儿媳的奔向新生活的雀跃身影,老张夫妇不禁相视一笑,按照老张的计划,他们也将要步入夕阳无限好的退休生活,练琴、习字、养花、会友、摄影、旅行。

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就在老张夫妇准备去云南旅游前夕,儿子张晨打来了一连串的求助电话:

“爸、妈,晓希怀孕了,她爸妈得给她哥看孩子,过不来”

“爸、妈,晓希吃什么吐什么,怎么办?”

“爸、妈,晓希眼睛红了,没事儿吧?”

“爸、妈,晓希腿抽筋了,怎么办?”

面对手足无措的儿子、儿媳,老张夫妇退掉了去往云南的机票、酒店,开始候鸟一样地在自己家、儿子家往返。

几个月后,张家第三代,白嫩嫩的小孙子涵涵降生。儿子、儿媳冲着老张夫妇撒娇道“爸、妈,家里是自供暖,更暖和些,而且三居室也住得开。我们回家住好不好?您们还可以指导我们怎么带孩子”。沉浸在喜悦中的老张夫妇满口答应了。

 

含饴弄孙,难承之甘

2008年末,张晨、晓希带着涵涵搬回家,与老张夫妇共同生活,小俩口表示,来年天气转暖晓希的父母会来北京帮忙带孩子,到时候他们再搬回小家居住。

考虑到晓希婚后就一直与张晨在外生活,老张夫妇有些担心晓希“认生”影响产后的心情,故而老张夫妇对儿子、儿媳呵护备至:比如为了让儿媳住的更加舒适、方便,老张夫妇主动提出把朝南、采光好,带有独立卫生间、私密性更强的主卧让给小俩口居住,老俩口暂时搬到客卧居住;为了让儿媳吃的健康、有营养,老张托同事从农村采购了家养的土鸡、柴鸡蛋,还准备从附近“开心菜园”租一小片菜地,自己种无污染的绿色蔬菜。

被老张夫妇如此细致照顾着的张晨、晓希,很快便度过了初为父母的兵荒马乱,晓希更是逢人便夸自己有对好公婆。那年春节,凡是到张家做客的人,无不羡慕老张一家三代同堂、和睦幸福。

几个月后,儿媳晓希的产假结束、返回了工作岗位,小两口完全将白白胖胖的涵涵交给老张夫妇照管。最初,张晨、晓希下班后还会逗逗孩子、帮老俩口收拾房间、打扫卫生、做做家务,但时间久了,张晨、晓希下班后就习惯性的在沙发上“放空”,做甩手掌柜,而老张夫妇想着孩子们朝九晚五工作辛苦,便也就在不经意间包揽了全部家务,照管起儿子、儿媳、小孙子的一日三餐、日常起居。

2011年,涵涵上了幼儿园,老张夫妇68岁了,蹦蹦跳跳的涵涵总是叫着“爷爷奶奶,快点儿走”,老张夫妇却跟不上涵涵的脚步了。

2014年,涵涵上了小学、顽皮的紧,踩着轮滑好像踏上了风火轮;而老张夫妇71岁了,体检的时候一个被查出心脏病加重需要接受心脏搭桥手术,一个被查出腰椎、颈椎有问题已经导致单侧手脚麻痹,双双被建议住院治疗、出院静养。

在此情况下,老张夫妇想着,既然已经无力再照顾儿子一家,那还是分开居住的好,然而儿子、儿媳说“爸、妈,我们最近工作压力特别大,单位马上就要选聘中层管理岗”、“爸、妈,之前没有和你们说,两居室的房子,我们租出去了。这边是三居室,住着宽敞,而且一家人住在一起相互是个照应”。此事不了了之。

又几年过去了,儿子、儿媳的工作越来越忙,马上就要小学毕业涵涵早早迎来了叛逆期。一天,当涵涵用力推开了奶奶递过去的牛奶,而儿子、儿媳事后责问奶奶为什么没有让 涵涵喝了牛奶再去上学的时候,老张决定向法院起诉,要求儿子、儿媳带着孩子搬出家门,还老俩口一份清静。

庭审中,老张夫妇坚持要求儿子、儿媳一家三口搬走。老张夫妇称,我们已经七十多岁了,已经没有能力继续照顾他们一家了,我们俩人还想最后再过几年清净日子。张晨、晓希两人则表示,父母年纪大了,不放心他们单独居住,与父母共同居住,彼此也好有个照应。经过多次调解,张晨、晓希夫妇俩人仍认为共同居住更为有利,拒绝搬走。最终,法院判决张晨、晓希带着涵涵搬出老张夫妇的房子。

 

法官有话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九条规定,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第三十五条规定妨害物权或者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因此,作为房产的所有权人,在成年子女有独立生活能力的情况下,父母可以要求子女搬出家门自行居住。

在传统家庭观念中,祖孙三代共聚一堂是家庭幸福和睦的写照;但老人与年轻人生活习惯的迥异是客观现实,因此,现实生活中,确有小部分子女因成年后拒绝离家独立生活而与父母发生纠纷。

以往,对于子女不事劳作、靠父母供养、依附父母生活的行为,社会上称之为“啃老”。近年来,虽“啃老”的情况有所减少,但“隐形啃老”之风有所显现。所谓“隐形啃老”,即成年子女能够独立生活,但仍不顾老人意愿,坚持要求与老人共同生活,在家务问题及下一代子女的监管方面依附于老年人。

以本案为例,本案中,张晨、晓希两人有稳定的工作及收入来源,自有住房,两人虽称与老张夫妇共同居住是为相互照顾,但事实上在共同生活期间,小张夫妇并未承担家庭责任、未能照管老张两人的生活,而是将家庭生活中的若干问题都甩手给老张夫妇。本案即说明,对于“隐形啃老”,父母有权说不。

(文章所涉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