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普法天地 > 以案说法
交通事故致车辆全部烧毁,车主索赔车上物品损失未获支持
作者:董玫  发布时间:2020-12-03 10:13:23 打印 字号: | |


朱女士驾车与单女士的车相撞,事发后保险公司向朱女士理赔了车辆损失及2000元的财产损失。但朱女士认为此次事故还造成车内其他物品损失,故将单女士和保险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单女士和保险公司赔偿其车内物品损失、车辆购置税及上牌费等4.6万余元。海淀法院经审理,判决二被告赔付车辆购置税32212.39元及上牌费1500元,替代性交通工具费364元,驳回了朱女士要求赔偿车内物品损失12643.77元的诉请。

原告朱女士诉称,其与单女士驾驶的车辆在海淀区某路段发生交通事故,事故造成车辆接触部位损坏,因此次事故造成车辆自燃,除车辆烧毁以外,车内物品损失金额共计12643.77元,包括偏光司机镜、暴龙司机镜、后备箱垫全包围尾、保护膜、后视镜防撞贴条、钥匙包、汽车座椅收纳袋车载储物袋、汽车窗帘遮阳帘、车载垃圾桶、汽车座椅间储物网兜、汽车空气净化剂、晴雨伞、靠垫套、ETC智能视频、加油卡手续费凭证、以及手机。另外,还主张替代性交通工具费用364元、车购置税32212.39元以及上牌费1500元。

被告单女士辩称,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朱女士车辆在此次事故中遭受的损失已经由保险公司赔付完毕。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事故车辆在我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商业三者险100万元,事发时在保险期间内。就此次事故,前期保险公司已经赔付朱女士车辆损失364000元,其余损失属于间接损失,保险公司不同意赔付。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涉及的争议焦点如下:一是朱女士主张的车内物品损失是否能够获得支持;二是车辆购置税、上牌费等费用是否属于本次事故的理赔范围以及谁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朱女士主张的车内物品损失,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并未载明毁损的车内物品明细,朱女士提供的购买票据、交易记录等证据不足以证明事故发生时车内确实存在其所主张的物品,且单女士及保险公司不予认可。另外,根据《机动车辆索赔材料回执单》,保险公司对车内的手机、眼镜、车里内饰等损失已经进行了定损且完成了理赔,朱女士认可其已经收到了车内财物损失2000元的保险理赔款。综上所述,朱女士主张的车内物品损失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对于朱女士主张的车辆购置税、上牌费,是重置新车过程中必然发生的一次性费用,考虑到涉案车辆的购买时间及事故发生时间,该部分费用应当予以赔偿。对朱女士主张的替代性交通费用,理由正当、数额合理,亦应予赔偿。保险公司就车辆毁损的损失已向朱女士理赔,交强险财产损失责任限额部分已经使用完毕,对朱女士主张的车辆购置税、上牌费及替代性交通费用的赔偿主体,应审查商业三者险保险合同。车辆购置税、车辆上牌费、替代性交通费用均为此次交通事故所造成的间接损失,保险公司向法院提交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并举证证明其已尽到了对投保人就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说明提示义务,故对于保险公司不予赔付的抗辩,法院予以采信,上述损失应当由单女士承担赔偿责任。

最终,法院作出上述判决。宣判后,双方均未提出上诉,本案现已生效。

【法官提示】:

交通事故发生后车辆燃烧损毁,车主除车辆损失可获得赔偿以外,还可以获得什么赔偿?可以向谁主张赔偿?索赔应当注意哪些细节?通过本案,法官对上述问题为大家进行梳理。

首先,就赔偿主体而言。交通事故发生后,投保有交强险、商业三者险的车辆,发生事故后可及时报险,配合保险公司办理理赔手续以便尽快获得赔偿。如在保险公司理赔后仍不足以赔偿被侵权人损失的,实际侵权人应继续承担赔偿责任。

其次,就赔偿项目而言。正如本案所示,保险公司依据保险条款进行赔偿,通常来讲保险公司对事故造成的直接损失按照交强险的赔偿限额进行定损赔偿,超出部分按照商业三者险的责任比例进行赔偿。对于事故所造成的间接损失,例如车内物品等则在保险公司免责范围内,间接损失是否能够得到赔偿,则需要视举证情况而定。本案事故发生后并未列明损失物品明细,保险公司在定损时亦未明确损失物品明细,则单凭购买时候的消费凭证无法证明事故发生时车内物品损失情况,故对于朱女士的赔偿请求未能获得法院支持。车辆购置税、车辆上牌费在车辆发生完全毁损时,属于必然且确定会发生的费用,故对于该部分损失的赔偿请求可以获得支持。替代性交通费用指的是由于丧失了交通工具后,而产生的必须的交通费用,例如打车费、公共交通费用等,该部分损失在有合理票据等证据证明时也可以得到法院支持。

最后,法官提示大家在交通事故发生后的索赔过程中,应当注意以下三个问题:一是及时报警及报险,由相关部门在第一时间确定损失物品;二是留存好现场证据,包括视频录像、照片等;三是事后理赔时仔细确认定损明细是否与自己索赔的物品一致,如有争议可以起诉至法院进行判定。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