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法官出镜
蒋凯宇:把握当下,不负时光
作者:李欣  发布时间:2020-08-26 09:17:00 打印 字号: | |


 

又是一个烁玉流金的夏天。到这个夏天,蒋凯宇在海淀法院工作就整整23年了。

1997年,大学刚毕业的蒋凯宇在招聘现场的人山人海中费劲找到海淀法院的‘摊位’挤进去,满怀期待投了简历。“当时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看着简历又瞅瞅我,问:你有一米六八?我挺了挺腰杆,认真回答:我有!后来我接到了实习通知,通过了试用考核,留在了海法。这一待,就是23年。”



23年间,从奋力写笔录订卷的书记员到淡定开庭敲判决的资深民事法官,蒋凯宇在日复一日琐碎平常的案件中磨炼得沉稳大气、游刃有余,在一年高过一年的结案浪潮中不惧风雨、静然而立。

民事案子,鲜少有轰轰烈烈,更多的是一地鸡毛,虽是家长里短的小事,但都见人性、识人心。这些年,见过多难缠的当事人、办过多棘手的案子,蒋凯宇已经不记得了。她说:“法庭是矛盾最为集中的地方,也是最容易产生负能量的地方,但我们不能被负能量包裹,让它影响到我们正常的工作生活。疏解负面情绪很难,所以我选择了遗忘,让该过去的过去。”

不过,也有个别案子,是忘不掉的。



那是很多年前她还是书记员时跟的一个离婚案。法庭上,女方一脸严肃,很坚定地表示“我要离婚”;男方嬉皮笑脸,很随意地表态“都听你的”;在边上记笔录的蒋凯宇暗自嘀咕:这婚,得离。但签笔录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女方离开后,男方不再吊儿郎当,说起了离婚缘由。他说,离婚是女方提的,不是两人感情出了问题,而是女方得了挺严重的病,不想拖累他。既然她非坚持离婚,还闹到了法院,那就依她,只要她高兴就成。不过,就算离了婚,他也会照顾她,不会扔下她一个人。

“庭审时我一直觉得男方不靠谱,用现在很时髦的一个词形容,就是有点儿渣,以至于听完他的话,我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愣愣的看着他走出了法庭。时至今日,我都记得他说话时的样子,虽然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但胜过千言万语。”

还有一个关于房屋买卖的案子。房子过户后,买方发现房子里有户口没迁走,一纸诉状递到了法院,要求支付违约金。庭审中,卖方表示,户口是上一个房主的,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迁走,现在联系不上,自己损失也不小。

“我以为这个案子会相互扯皮闹上一阵子,但卖方随即表示愿意支付违约金。他说,他不能把自己的损失强加给别人。说实话我有点意外,按照合同相对性原则,这笔违约金是该他付的,但在绝大多数人都追求利益至上的年代,还有人牺牲自己利益主动遵守契约精神,令人敬佩。”

法庭里这些不大不小的动人故事,让蒋凯宇在办了无数鸡飞狗跳的案子之后,依然愿意相信人性的善美,在案如潮涌压力山大时,依然能保持良好的心态,挺挺腰杆说:我能!



去年年底,两个月的时间里,她在天天排庭爆满的情况下加班加点写完了60多份判决,又一次完成了看似不可能的全年的任务,结案数居全庭第二。她说,在其位,就要谋其职、负其责、尽其事,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一定要做好,不能给同事添麻烦、给团队拖后腿。凭着这种强烈的责任感,蒋凯宇在高强度的工作中,扛过了一个又一个难过的年关,积累了丰富的人生阅历。

在蒋凯宇看来,法官是个‘杂家’,要了解风土人情、掌握各类技能,像股票、基金,平房、楼房,政策房、福利房,搞不清楚这中间的弯弯绕绕,案子就办不出去。“法官不仅要精研法律,还要广泛涉猎。当然,更重要的是持身要正。下判决不能凭感觉,而要看证据,法官要在保持立场中立的情况下引导各方陈述事实、列举证据。我经常和我的当事人说,诅咒发誓、大喊大叫都不管用,冷静下来把该说的说清楚了,我才能帮他们解决问题,这也是控制庭审秩序的一个有效经验吧。”

作为“老同志”,在办案子的同时,蒋凯宇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带徒弟。她告诉自己的助理和书记员:你们放心去做,只要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遇到什么困难大家一起去解决。“当师父,不能什么都管,但也不能什么都不管,要把该提醒的提醒到位,让年轻人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中健康成长。其实相比师徒,我更愿意和他们做朋友。”



过了四十不惑的年纪,蒋凯宇不再喜欢“来日方长”,充分认识到“时不我待”的紧迫性后,她果断选择了“把握当下”。她喜欢和年轻人聊天,了解当下的新潮事物,喜欢和徒弟们一起去吃好吃的、探索好玩的,也喜欢追剧、看综艺,有空跑跑步,假期旅旅游。

“既然岁月无情不可阻挡,那就少点抱怨,多点热爱,努力让每天都充满色彩。虽然不复少年,但我依然可以活得年轻。我希望,以后的日子里,家人平安、岁月静好,而我能够热情不减、天真依旧,在后浪们一波一波成长起来时,我还能和他们笑谈人生。”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