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调研成果
0.89克获刑8个月,贩卖毒品触不得!
作者:樊强、周宇蕾  发布时间:2020-06-26 06:44:01 打印 字号: | |

 

因贩卖0.89克“白色晶体”一男子被判贩卖毒品罪获刑八个月毒品犯罪无小事海淀法院法官将通过典型案例和调研数据提示广大群众勿以“毒少”而犯之切莫走上毒品犯罪的歧路

 

案例

1982年出生的李某,初中毕业后就不再读书,因为怕吃苦也没有正经找个工作。2006年,因为盗窃被判处拘役六个月。2010年,因贩卖毒品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2014年,他再次因贩卖毒品,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这些处罚并没有让他收手,刑满释放后,他又一次因贩卖毒品被公安机关抓获。

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2019年10月30日,被告人李某在本市大兴区旧桥路某号院附近以人民币1500元的价格向约购人出售白色可疑晶体2包。李某将上述白色可疑晶体藏匿于某号院楼道一个隐蔽处,约购人通过微信转账1500元后,李某告知约购人上述白色晶体的藏匿地点。经称量,上述2包可疑晶体重量分别为0.45克、0.44克。经鉴定,上述2包可疑晶体均检出甲基苯丙胺。

被告人李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未提出异议。其辩护人发表的辩护意见:1、李某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2、李某贩卖毒品数量不大,未流入社会。综上,提请法庭对被告人李某从轻处罚。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向他人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0.89克,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应予惩处。被告人李某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且被告人李某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过刑,又犯贩卖毒品罪,依法均应从重处罚。

鉴于被告人李某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本案系控制下交付,毒品并未流入社会,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海淀法院最终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8个月,罚金2000元。

 

【法官释法】

2019年,海淀法院审结184件涉毒品犯罪案件,像被告人李某这样年轻、再犯、无业的犯罪主体并不在少数据统计,毒贩中80后、90后占比67.62%,毒品再犯占比达17.93%,无业人数占比高达75.93%。

另外,根据海淀法院的调查分析,毒品犯罪还呈现出以下特点:

1、毒品交易网络化

像本案李某利用社交软件完成毒品交易的并不在少数。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及普及,互联网涉毒违法犯罪已成为当前网络犯罪、毒品违法犯罪的新趋势。调研样本涉及的176件贩卖毒品罪案件,有158件为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匿名转账毒资,占比89.77%;52件为毒贩将毒品事先藏匿于某固定地点,收取毒资后告知毒品具体位置,占比29.55%;28件为毒贩收到毒资后通过“闪送”或者其他快递公司运输毒品,占比15.91%。

网络毒品交易过程中,部分毒贩不再随身携带毒品,直接在网上实施购买、销售行为,并使用虚假身份信息邮寄毒品,利用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匿名转账毒资;利用网络联络、物流运输毒品等制造“人货分离”状态。该情况增加了交易隐蔽性,加大了打击难度。

2、毒品种类多样化

目前毒品市场出现传统毒品、合成毒品、第三代新型合成毒品叠加状况。上述176件贩卖毒品罪案件中,涉及贩卖大麻植株3件,占比1.7%;贩卖合成毒品甲基苯丙胺65件,占比36.93%;贩卖海洛因19件,占比10.8%;贩卖第三代新型合成毒品如氯胺酮、甲卡西酮及其衍生物、曲马多、芬太尼、“小树枝”“G点液”等新精神活性物质的89件,占比50.57%。第三代新型合成毒品因具有伪装性强、体积小巧、吸食方便等特点,受到年轻群体青睐,扩散蔓延迅速,暗地交易发展迅猛,在涉毒案件中逐渐成为主流。

针对上述毒品犯罪的特点,法官提出:

一是重信息搜集。逐步建立公、检、法联动的禁毒情报工作网络,建设人力、技术、信息共享的“三位一体”禁毒情报机制;充分调动企业、社会公众参与打击毒品犯罪积极性,促进支付、物流相关环节企业规范管理,推行物流公司实名化注册邮寄、第三方支付平台实名化注册等;拓宽信息搜集渠道,发动群众积极提供相关举报线索。对裁判过程中曾出现毒品犯罪的娱乐场所、酒吧夜店、流动人口聚集地进行信息通报,会同相关部门开展联合禁毒活动。

二是重禁毒宣传。综合利用传统媒体与微信、微博等新媒体平台,依托典型案例,进行全方位禁毒宣传。深入校园、居民区、娱乐场所,科普当前各类毒品特点、危害,提高全民防毒意识,促使社会公众自觉远离毒品。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