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规范民间信贷 守护美好生活
作者:王彬  发布时间:2020-05-25 10:44:41 打印 字号: | |

 

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厉莉法官继续关注民间信贷领域的规范化治理。

2019年7月,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并于同年10月实施,该意见明确将非法放贷行为界定为非法经营罪;同年,《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也明确规定未依法取得放贷资格的以民间借贷为业的民间借贷行为应当依法认定无效;《民法典》的立法亦贯彻了禁止高利放贷,借款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法律规定的思路。

有人可能觉得,高利贷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其实此言差矣。对于健康的社会而言,高利放贷好比毒瘤,足矣吞噬无数的美好,而这份美好,原本可能属于我们的同学、朋友、同事、亲人甚至我们自己。

记忆回溯到小时候,我们的课本告诉我们,杨白劳找黄世仁借了5块钱,利滚利变成了25块钱,而这25块钱,就是黄世仁霸占喜儿的由头。

归功于文艺作品的普及,“高利贷”的名头早已烂大街了,孩子们大概也不会以羡慕的口气向母亲报告“放债的孙家请来三堂供佛的”之类的了。但就好比鸦片进化成海洛因一样,“高利贷”也进化着新的形式、滋生着新的罪恶,比如“套路贷”。

2020年初,北京市三中院宣判了林某团伙涉黑一案,以林某为首的52人被判刑,其中包括律师、公证员等法律从业者。该团伙以办理房屋抵押借款为名,诱骗被害人在公证处办理赋予借款合同强制执行效力、售房委托、抵押解押委托公证,恶意制造违约事项,利用公证书将被害人房产擅自过户至该组织控制之下。罪恶之下,是暴力、威胁、“软暴力”等恶劣手段和68人损失70套房子的惨烈后果,有被害人被架着“扔”出家门,有老人因此含恨而终。

2019年,贵阳市一名年仅29岁的女公务员精神崩溃自杀,起因是不愿找家人借钱的她找网贷平台借了5万块钱,因为还不起本息,平台又推荐新的平台,越滚越多的“债务”重压之下,这名年轻的女公务员想法设法还钱,仅其家人就协助其还款20多万,但利滚利似乎没有尽头,至死仍有80多万要还。

不规范的民间借贷,可能衍生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比如涉黑、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虚假诉讼等,一个个冰冷的名词背后,是普通老百姓一次次的悲惨经历,可能是永远填不上的窟窿,可能是莫名其妙丧失的家,可能是彻底失去安宁的生活,可能是永远失去的亲朋。

规范民间信贷,无疑是为美好的生活加了一层保护罩,让普通人能够尽可能的免于高利贷的盘剥,免于“套路贷”的压榨,免于因沉重“债务”带来的种种悲惨。让老百姓守得住自己的奋斗成果,是司法机关司法为民义不容辞的职责。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