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审判研讨
民事案件审前程序中,美国联邦法官如何进行有效案件管理?
作者:徐星星  发布时间:2020-03-20 09:33:12 打印 字号: | |


编者按:美国联邦法院为解决民事诉讼程序拖沓、大量民事案件积压的问题,通过一系列民事诉讼和司法改革举措,特别是聚焦诉讼流程,融入管理型司法理念,将民事诉讼重心从庭审程序转移到发现程序为中心的审前程序。《联邦民事诉讼程序规则》第16条b款“审前会议制度”进行特别规定,法官从个案需求出发,开展案件管理会议和发布日程安排命令

联邦法官认为,在发布日程安排的命令之前,应召开律师或者当事人参加的案件管理会议,以便更好地了解案件。律师之间面对面的交流,或者有时候通过电话沟通,比仅仅阅读当事人的书面报告是更有价值的,对法官来说亦如此。这种交流为法官从个案需求出发,进行日程安排或发布案件管理命令提供了充足的信息。联邦民事诉讼规则 26(f) 条款规定的报告(证据开示计划报告)即使做得再好,其也无法代替案件管理会议,因为在这个会议中,法官可以直接问询,探究当事人陈述背后的实际需求、缩小双方诉求差异。

一个特定的案件管理命令可以涉及若干关键性问题:

1.案件争议焦点,及时高效地解决争议焦点的最佳方法;

2.证据开示的范围,及时高效交换信息的最佳方法,证据开示数量及类型的限制;

3.当事人在案件中应当遵循的程序,例如为解决证据开示争议而寻求法庭帮助的程序;

4.当事人是否参加、何时参加为推动案件解决而进行的诉讼活动;

5.为后续议题发布的其他命令等。

 

一、联邦民事诉讼规则16(b)条款的最低要求

1.本款规定,除联邦地区法院规则认为不合理的某些类型的诉讼外,地区法院法官或者地区法院规则授权的治安法官应作出基本的日程安排命令;

2.基本的日程安排命令必须为如下活动确立最后期限:

1)合并当事人

2)修改诉讼请求

3)完成证据开示

4)提交动议申请

法庭应当在可行的情况下尽快发出日程安排命令,而且该命令至迟应当在被告应诉90日和诉状送达被告后的120日作出。

 

二、联邦民事诉讼规则16(b)条款规定的案件管理命令和案件管理会议

1.内容范围。大部分法官发布命令的范围都会超过规则规定的最低要求。提供大量案件管理内容的命令又被视为日程安排命令,但这并非法官控制案件的意思。

2.具体形式。如前所述,为了发布日程安排命令,大多数法官都会采取面对面或者电话会议的形式举行审前会议,以获取更多案件信息。在有些案件中,法官预先认为没有必要开审前会议。在某些类案中,案件的审前需求差异不大,在这种情形下,法官可以根据此前当事人提交的协商报告来发布日程安排命令。通常来说,即使是当事人对事项截止期限达成一致或者没有提出动议,最好还是召开审前会议,现场还是电话形式均可。这是因为审前会议中往往会发现当事人和法官在之前的会谈中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和事项,这些事项又对发布日程安排命令极其重要。

3.会议时长。审前会议的时长取决于案件的复杂程度以及需要讨论的议题内容范围。对于很多案件来说,二三十分钟就足够,更复杂的案件就需要更多的时间。有些看起来简单的案件也会发现很多无法预计的复杂之处,为寻求高效及时的解决方法,可能需要召开更长时间的会议讨论。给予每个案件充足的会议时间,有利于将案件管理会议的效果最大化。

4.法官的参与。实施审前活动的法官将主持审前会议。

5.当事人的参与。法官需要考虑当事人是否需参加审前会议。当事人参加审前会议更容易明晰案件争议焦点,会使针对诉讼费用以及与相应审前工作重要性的讨论更加有意义。有些地方法规会要求当事人在审前会议之前见面,讨论和解方案以及替代争议解决方式。

 

三、处理争议焦点

1.限缩争议焦点。当事人的起诉状通常很难清晰明确双方真正争议的诉讼请求和抗辩反驳。案件管理会议是法官探求当事人的真正意图并决定什么才是真正待处理的争议焦点的最佳时机。

2.首次证据披露。绝大多数案件都需要首次披露,所以法官可以询问律师是否进行过首次证据披露和交换,如果没有的话,该事项就可以列明在日程安排命令中。

3.请求驳回起诉的动议。案件管理会议是处理很多未决的请求驳回起诉动议的重要时机,同时也可以判断原告是否有必要修改诉讼请求。法官应当考虑和律师协商其他限制请求驳回起诉动议的方法,实际上,即决审判相对于诉辩对抗才是解决争议的好方法。例如,一方当事人提起了诉讼时效问题,在某些证据开示之后即作出即决审判,比提起驳回起诉的动议更有利于处理该争议事项。

4.逐步动议。法官应当探究是否有些门槛事项需要先解决。在合适的时候,法官应当逐步推进审前程序,这样才能保证当事人在开始其他事项前能先将关键性,决定性的事项处理完毕。

5.保证和自认。法官应当询问律师他们是否明白和认可并非实质争议的案件事实。这种确认有利于争议合理解决,也有利于消除对非争议事项证据开示的成本。

6.专家意见。法官应当裁量是否有必要指定专家。律师总是说他们需要专家,但其实专家并不是必须的,而应当根据具体案件进行裁量才是最适宜的。如果确实需要专家,则应当在案件日程安排的命令中设定关于专家披露,专家报告,专家证人证言的开示,同时应注意,类似于适用证据规则702条Daubert案对专家意见动议的截止期限。这些动议不可拖延到最后的审前会议中。

7.集团诉讼。如果一个案件以集团行为模式出现,审前会议就是为集团诉讼确认动议设定日期的最佳时机,同时也可以为可能需要的集团确认开示确立方案过程。审前会议为法官提供了和律师探讨集团确认以及实体问题开示问题的关系,这两者之间可能会有重合。集团确认开示披露应当有所限制,在处理其他实体问题之前应当先披露处理关于集团确认的动议。

 

四、处理证据开示原则事项

1.管理证据开示。审前程序中过多的证据开示和披露是造成司法成本浪费及迟延的主要原因。案件管理会议能保障证据开示根据具体案件需要而公正高效运行。尽管法官应当询问当事人需要披露什么以及需要多长时间进行披露,但不要仅仅听信当事人陈述。即使当事人自己同意开示的具体内容,这也无法保证证据开示是符合案件需求,并能及时推进。

当事人并不是有权获得所有与诉讼请求及抗辩相关的事物的证据开示。法官有责任确保证据开示与案件需求是成比例的。根据证据规则26(b)(2)(C)条款的规定,法庭应当限制不合理证据开示例如累赘与重复,若证据开示的花费超出收益时,也应予限制。同时还要考虑案件的需要、涉案金额、各方获取相关信息的难易比较、双方的资源、证据开示对解决争议的重要性等多重因素。

2.合理限制。当有必要时,可以考虑采用若干技巧对证据开示在一定程度上进行限制:

1)限制口头请求,书面质询,文件请求等获取开示请求的数量;

2)明确证据开示是否应当先集中于那些对案件处理最重要的事项;

3)逐步进行证据开示,以便当事人可以首先关注那些更容易获得或者更容易产生关键信息的证据。法官应当指引当事人先摘悬挂在低处的水果;

4)应当限制管理人及信息来源渠道的数量;

5)将书面质询争议延迟到大部分的证据开示已经完成,案件快要处理结束时;

6)其他修改证据开示的类型,数量和实践为了获得成比例效果的技巧。

3.关于证据规则502条非弃权的命令。法官应当考虑何时根据证据规则502(d)条发布非弃权的命令。这项命令并不需要当事人的同意,避免当事人疏忽披露了弃权主张,也避免了由此产生的合理性的争论。通过降低因疏忽弃权的风险,这项命令使当事人从反复检查核对披露内容中解脱出来。仍有相当部分的当事人没能明白这项命令对于减少证据开示成本的有多大的作用。

4.电子证据开示。因为电子证据开示经常导致争议,产生了更多的时间、金钱成本,所以法官问询当事人是否对电子存储信息开示存在争议具有重要意义。尽管当事人有义务在证据规则26(f)条款规定的会议和报告中,讨论电子存储信息开示问题,但是实践表明,很多律师并没有履行该义务。

如果当事人还没做这些工作,法官应当确认当事人是否就电子存储信息证据的基本事项达成一致,主要包含如下内容:

1)以何种形式披露电子存储信息(例如,是本机存储格式,PDF格式还是纸质等)。具体的形式影响到信息材料是否包含元数据及是否能在电脑上搜索;

2)是否限制电子存储信息披露只针对特定的人或者只能以特定的渠道获得,至少对于初始基本事项可以这样操作;

3)是否在使用电脑搜索敏感材料之前就搜索术语和方法寻求一致。

5.证据保存。法官应当问询当事人是否讨论已经开示证据的保存问题,尤其是电子存储信息,掌握当事人是否能就信息保存问题达成一致。如果当事人之间存在争议,应当快速解决该问题,确保案件依程序处理,避免以后可能发生的篡改编造争端。指导证据开示的合理性原则和比例性原则仍然适用。

6.解决证据开示争端。法官可以要求当事人在提交正式的证据开示动议之前,以非正式的方式提出争议(例如通过电话会议或者短信的形式)。许多法院已经发现,他们可以使用那些非正式方式解决大部分开示争议问题。于是这些法院拒绝律师在没有事先电话沟通争议的前提下,直接提出动议。许多法院发现他们可以通过电话解决大部分的开示争议,这也鼓励了很多当事人自己解决证据开示纠纷。

7.合作原则。从双方决定寻求何种信息、以及如何寻求的程度上来说,证据开示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对抗性的过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律师不可以合作,或者他们必须要采取敌对或者争吵的方式。法官有必要让当事人知道,希望他们以一种平等的方式寻求高效且低成本的证据开示过程,这是很有意义的。

 

五、和解或其他替代性纠纷解决机制

1.大多数法院都会询问当事人和解的可能性,或是在治安法官或者法庭的其他助手介入之前和解会谈是否有用。

2.许多法官会在日程安排命令中设定截止日期,当事人必须在截止日期之前进行面对面的和解谈话(无论是否有中立第三方在场),同时需要当事人在截止日期之后就和解谈话提交简短报告。这会促使当事人提早开启和解程序。然而,法官应当积极地调适协调当事人对于和解的观点,有些律师对于提前和解做好了准备,有些律师则希望掌握了更多案件信息之后再进入和解谈话程序。

3.法官应当了解当事人是否有兴趣寻求其他形式的替代性纠纷解决机制,如早期中立性评估,第三方调解,非约束力仲裁或者简易陪审团审理等。

 

六、开庭日期和联合审前命令

1.大多数法院在日程安排命令中设定了开庭审判日期,并尽力遵循。实践数据证明,设定固定的开庭日期是减少不必要的成本和程序拖延最好的方法之一。

2.法官应当考虑是否有更简单、低成本的联合性审前命令,可以满足案件的需求。例如,对于有些案件而言,让当事人自己提交开示的证据和证人清单,拟定审查问题以及陪审团指示等。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