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调研成果
新冠肺炎防控中的著作权问题——网络课程的著作权归属
作者:李园园  发布时间:2020-03-18 09:35:06 打印 字号: | |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导致全国各地学校延迟开学,随着教育部停课不停学通知的下达,老师们纷纷在各平台变身主播进行线上教学,在线教育成为现下主流教学模式,网络课程也随之成为热点词汇。网络课程不受时间、空间限制的优势,为疫情防控期间教育不停摆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也带来了著作权保护方面的隐患本文希望通过梳理网络课程的不同形式和特点,分析网络课程可能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类型,并进一步明确网络课程的著作权及相关权利的归属,为疫情防控期间教育领域的著作权保护提供司法指引。

网络课程顾名思义,就是可以通过网络进行学习的课程(以下简称网课)。当下的网课形式多样,在网课授课过程中涉及的多种成果是否可以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以及如何保护,则需结合教师授课的方式网课载体等因素进行分析。  

首先,在网课授课前,教师通常需要准备授课用的准备资料,如讲稿和ppt,这类教学材料一般是教师根据教学大纲和学科的教学任务进行制作。这类材料中若体现出教师个人的智力判断与选择,展示出每位教师的个性化特点,即符合著作权法关于独创性的要求,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实施条例)第四条第一项构成文字作品。但需要强调的是,在上述讲稿或PPT中涉及到的教学大纲的相关内容并非教师所创作,该部分内容无法作为教师创作的内容予以保护

其次,在网课授课阶段,需结合网课授课形式分情况进行分析。目前在线教育主要存在两种模式,一种是通过在线直播的方式进行授课,即教师借助直播平台对学生进行实时线上授课。在这种模式下,授课教师可能在已有前期文字讲稿或PPT的情况下,对讲授内容进行即兴的、口头语言形式表达,此时,根据实施条例第四条第二项的规定,即兴表达的授课内容可以构成口述作品,从而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另一种模式为播放录播视频,即教师将提前录制好的授课视频通过网络上传供学生使用。这种模式下,一方面,被录制的授课内容存在即兴表达的部分,则授课内容亦构成口述作品;另一方面,由于录制的授课视频本身,属于有伴音的连续相关形象、图像的录制品,从而依据实施条例第五条第三项的规定构成录像制品。需要补充的是,无论是在线直播还是录播的方式进行授课,教师如果照本宣科式”的宣读其讲稿或课本教材等内容,教师也可能依据实施条例第五条第六项作为表演者受到保护。

根据上文分析的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下文再进一步分析各客体的著作权或其相关权利应由谁享有。此时,可能存在三种情况:

一是归属于授课教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以下简称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的规定,著作权当属于作者。由于授课内容由教师独立创作,故授课过程中产生的文字作品、口述作品、录像制品等著作权或与其相关的权利,均属于授课教师。但在实践中,考虑到授课教师一般是根据学校、教育机构或平台的要求进行网络授课,以及教师与学校之间的关系,著作权归属于教师的情况相对较少。

二是归属于学校或教育机构。实践中,授课教师与学校或教育机构之间普遍存在劳动关系,一般是教师应学校要求、完成本职工作而进行网课直播或录制授课视频。此时,教师完成的网课可能构成职务作品。其中职务作品又分为一般职务作品和特殊职务作品,根据著作权法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一般职务作品的著作权由作者即教师享有,单位在作品完成两年内享有优先使用权;根据第十六条第二款第二项的规定,特殊职务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于学校或教育机构等单位,教师仅享有署名权。这种情形主要是教师利用学校或教育机构的物质技术条件创作网课,并由学校或教育机构承担责任,一般情况下教师与学校或教育机构通过合同方式,约定在职期间完成的与工作相关的作品著作权归属于单位,故依双方的约定确认著作权归属。

三是平台享有网课的著作权。在平台与教师不存在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对于网课著作权的归属可以根据教师与平台签订的合同进行判断。教师与平台之间的合同存在两种情况:一种是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经协商达成的合同,在这种情况下,按照合同的约定确定网课的著作权归属。另一种是平台提前拟定且可以多次使用的合同,也就是格式合同。这种合同一般在注册平台账号时,以用户协议或平台规则等形式体现,合同内容并未与授课教师进行协商。实践中,不能仅仅根据此类格式合同认定网课的著作权归属,还应当结合个案的具体情况和其他权属证据予以认定。需要提醒的是,此时对于平台来说,用户是与其签订合同的教师,而确定完用户与平台间的权利归属后,至于教师与学校之间的权利归属,还需按照上述第二种情况予以判断。

在现阶段网络课程方兴未艾之时,教师、学校、平台等各方主体之间应当重视与网络授课相关的权利义务分配,明晰各方主体所涉合同约定的权利归属,并对重要条款予以提示,从而避免因权属不清而产生侵权纠纷。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