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调研成果
违反相关疫情防控措施,你可能会面临什么法律责任?
作者:韩筱  发布时间:2020-03-04 08:45:09 打印 字号: | |


新冠肺炎确诊数量的攀升牵动着每个人的心。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已将其纳入《中华人民共 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以下简称《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此前,全国各省市纷纷启动一级响应,秉持着“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的原则,积极采取交通管制、定点隔离等各项举措防控疫情扩散。多数市民也纷纷响应号召,自觉配合检查、佩戴口罩、减少外出。但在疫情防控的紧要关头,我们透过新闻不时还能看到有部分人因为自己的“小心思”而惹上“大麻烦”。例如山东潍坊市确诊患者张某因拒绝配合社区调查、故意隐瞒旅行史,导致与其接触的多人存在高度被感染风险,其行为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已被公安机关采取相关措施并隔离收治;山西阳泉市某确诊男子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要求其居家隔离的措施,仍参加聚会并前往公共场所与他人接触,现已被公安机关以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立案侦查。这些频发的不和谐之音,在引发社会大众强烈批评的同时,也引起了法律人的密切关注。两高、两部印发《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以下简称《妨害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以法之力进一步加强对不法行为的预防和惩戒力度。

在当前疫情防控的大背景下,结合我国现行法律法规,个人违反疫情防控措施的具体行为主要包括哪些?又分别可能承担什么法律责任?

 

已确诊病人、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

1.如果你拒绝隔离治疗、定点医学观察或在隔离期、观察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观察,并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可能会面临这些责任——

《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医疗机构发现确诊病人、病原携带者时,应予以隔离治疗,隔离期限根据医学检查结果确定;对疑似病人,确诊前应在指定场所单独隔离治疗;对医疗机构内的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病人的密切接触者,应在指定场所进行医学观察和采取其他必要的预防措施。可见我国对不同人群分类采取不同的防控措施,已确诊病人、疑似病人及密切接触者,均有义务配合接受医疗机构及相关卫生防疫部门的防疫措施。对于不同类型人群,可能分别承担以下法律责任:

01治安管理处罚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在突发事件中需要接受隔离治疗、医学观察措施的病人、疑似病人和传染病病人密切接触者在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或者有关机构采取医学措施时应当予以配合;拒绝配合的,由公安机关依法协助强制执行。由此,对于已确诊病人或疑似病人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的,密切接触者拒绝在指定场所接受医学观察或违反其他医学措施的,均可以由公安机关协助医疗机构采取强制隔离治疗措施。

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以下简称《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六十六条规定,个人违反本法规定,不服从所在地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发布的决定、命令或者不配合其依法采取的措施,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处罚。《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规定,有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的行为或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据此,被相关部门依法要求履行相应防疫措施的上述人群,如拒不履行防疫措施,可能受到公安机关的处罚,最高为拘留10日并处500元罚款。

02民事责任

《传染病防治法》第七十七条规定,个人违反本法规定,导致传染病传播、流行,给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公民享有生命权、健康权等民事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侵权法》)的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据此可具体分以下情况讨论:

第一,已确诊病人在明知自身具有传染危险的情况下,仍拒绝接受隔离治疗或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并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因此造成他人感染的,其行为具有不法性,且具有主观过错,并最终损害了被感染者的生命健康权,故其应对被感染者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第二,疑似病人在已被采取定点隔离措施后,理应认知到自身具有相当程度的传染他人的可能性,在此情况下拒绝接受定点隔离或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并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造成他人感染的,其行为亦符合侵权的构成要件,应当对被感染者承担侵权责任。

第三,密切接触者在被采取定点医学观察或强制居家隔离等措施后,对自身具有一定程度的传染可能性亦应认知,故其脱离强制措施并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造成他人感染的,亦符合侵权构成要件,应对被感染者承担侵权责任。

另外,对于上述人员在违规脱离强制措施后,虽未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但仍接触他人并造成他人感染的,应对被感染者承担侵权责任。

03刑事责任

不同主体的不同行为可能分别承担以下刑事责任:

1、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一,对于确诊病人拒绝隔离治疗或擅自脱离隔离,并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的,其行为可能触犯本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办理防控疫情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规定,故意传播突发传染病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妨害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第二项亦明确规定,已经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人、病原携带者,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并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故意传播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及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由此,对于确诊病人,其对自身具有高度传染性、可能造成危害公共安全的损害后果已经明知,但仍违法脱离强制隔离措施,并故意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致使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处于高度危险之中,涉及范围大、数量多、后果严重,具有不确定性及高度社会危害性,且其主观上希望或放任不特定他人感染病毒的结果发生,具有直接或间接故意,故即使最终并未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实际后果,也应按照本罪定罪处罚,最高刑为死刑。

第二,对于疑似病人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并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行为,亦可触犯本罪。《妨害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第二项明确规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疑似病人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并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危害公共安全的,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疑似病人在被采取强制隔离措施后,对自身具备较高程度的感染可能性、可能造成危害公共安全的损害后果已明知,此时其仍怀着希望或放任感染他人后果发生的心态进入公共区域,主观上仍存在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故意,并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后果,其行为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符合本罪的构成要件,应按本罪定罪处罚。

第三,对于已经被采取强制隔离、定点观察措施的密切接触者,拒绝隔离或擅自脱离强制措施并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亦可能触犯本罪。据前所述,对于已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密切接触者,虽暂无临床症状,但有可能系病原携带者,且已被有关部门采取隔离措施,故相关密切接触者对其具备相当程度传染可能性、可能造成危害公共安全的损害后果已可预见,在此情况下,其违反强制措施并故意进入公共区域希望或放任感染他人,并造成病毒传播的后果,严重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亦可按照本罪定罪处罚。不同主体的不同行为可能分别承担以下刑事责任:

2、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办理防控疫情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规定,患有突发传染病或者疑似突发传染病而拒绝接受检疫、强制隔离或者治疗,过失造成传染病传播,情节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按照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依据《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过失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由此可见,此罪与前述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差别主要有二,一是本罪在主观方面为过失;二是本罪要求造成危害社会安全的实际损害后果。本罪要求的过失与前罪的间接故意均已预见可能发生危害社会安全的严重后果,主要区别在于本罪损害后果发生系与行为人意愿相悖,而前罪间接故意系对公共安全危害后果发生的放任。故在实际情形中,可分以下情形讨论:

确诊病人、疑似病人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基于合理理由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并采取佩戴口罩、手套或其他有效防护措施,积极防止感染他人,轻信可以避免损害后果,但最终导致危害公共安全的严重后果发生,可能触犯本罪。

密切接触者拒绝隔离观察或者隔离观察期未满擅自脱离,基于合理理由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并采取佩戴口罩、手套或其他有效防护措施,积极防止感染他人,轻信可以避免损害后果或认为自己未被感染不会造成危害后果,但最终导致危害公共安全的严重后果发生,可能触犯本罪。

3、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除上述情形外,确诊病人、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等个体,违反其他防疫措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有严重传播危险的,还可能触犯本罪。根据《妨害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第二项规定,其他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的规定,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刑法》第三百三十条规定,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由此,新型冠状病毒虽被列入乙类传染病范围,但系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故对于被依法采取其他防疫措施的个人,拒绝执行其他强制措施,并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有严重传播危险的,以本罪定罪处罚,最高刑为7年有期徒刑。

4、故意伤害罪

除上述情形外,下列情形可能还可能构成故意伤害罪:

确诊病人、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拒绝隔离治疗、定点医学观察或在隔离期、观察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观察后,并未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危害社会公共安全,但故意接触其他特定个体,致使他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

确诊病人、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未脱离隔离、观察等强制措施,但在隔离地点向工作人员或其他个人吐口水、抓挠、撕扯防护服等,致使他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

《妨害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第二项规定,在疫情防控期间,故意伤害医务人员造成轻伤以上的严重后果,或者对医务人员实施撕扯防护装备、吐口水等行为,致使医务人员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的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据此,对于上述人员未脱离隔离观察或在违法脱离隔离观察后未危害公共安全,但故意接触特定人员,并致使他人感染的,可以本罪定罪处罚,情节或后果特别严重的,最高量刑可及死刑。

 

尚未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

2.如果你故意隐瞒或谎报旅行史、居住史、工作史、接触史,并故意与他人接触,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可能会面临这些责任——

根据我国《传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条规定,在我国领域内的一切个人,必须接受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有关传染病的调查、检验、采集样本、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并如实提供有关情况。故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在接受社区调查、检疫部门问询或医疗机构问诊时,如故意隐瞒或谎报自身旅行史、工作史(尤其涉及在疫情严重地区的旅行史或工作史)、或接触史(尤其涉及与疫情严重地区人员或确诊、疑似病人的接触史)的,应认定为违反如实告知义务,该行为具有不法性。结合具体情形、程度及损害后果,上述隐瞒、谎报行为可能承担以下法律责任:

01民事责任

同上一节所述,个人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导致传染病传播、流行,给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尚未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疑似病人和密切接触者,在接受相关防疫部门排查或医院询问时,故意隐瞒、谎报相关信息避免强制措施,并主动与他人接触,导致他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应对被感染者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02刑事责任

同上一节所述,对尚未被采取强制隔离观察措施的疑似病人及密切接触者,其对自身具有疑似症状或与确诊患者等有过密切接触的情形已经明知,故其应当可以预见其自身具有相当程度的传染可能性、可能造成他人感染的结果,在此情况下其故意谎报、隐瞒重要信息,避开强制措施,并故意与特定个人接触,导致他人感染的,可能触犯故意伤害罪;其故意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严重危害社会公共安全,并导致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可能触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其基于合理理由进入公共区域,并采取相应预防传染措施,但最终仍导致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情节严重,则可能触犯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按规定应居家隔离观察者

3.如果你违反隔离观察期内的相关规定,与他人接触,并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可能会面临这些责任——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具有一定期间的潜伏期,在潜伏期内虽无任何临床症状但仍具有传染性,且当下正值节后复工高峰期,故为了进一步预防疫情因复工导致扩散,全国多省市政府和有关防疫部门对于无疑似症状且无相关接触史、居住史、旅行史或工作史的个体,仍要求其在在返回后自行居家隔离观察一定期间后方可复工。这类疫情控制隔离措施,如果法律依据充分、无明显不当,一般均可以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第一款第四项中规定的“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应予以遵循。在被强制要求居家隔离观察的情况下,若相关个人仍违反强制居家隔离措施,有违规参加聚餐、进入公共场所或其他接触他人行为的,并因此造成他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后果,则可能承担以下法律责任。

01民事责任

如前所述,居家隔离人员违规接触他人,行为具有不法性,且其违背强制隔离措施的行为具有一定主观过错,并最终导致他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损害后果,故应对被感染者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02刑事责任

关于刑事责任一节,因返程复工个人乘坐各类型公共交通工具,接触密集人群,可能有一定程度的感染风险,但其尚无可被知悉的相关接触史,亦无临床症状,故其对违规外出行为可能导致他人感染的后果,即使有一定程度预料也应当是程度较低的猜测,不宜苛求其对自身的传染风险具备过高的认知,故其在主观方面难以构成故意,不应以故意伤害罪论处。同样,因主观方面也难以苛求其对“危害公共安全”的损害后果具有相当程度的预料,故笔者认为仅在其行为最终造成病毒传播的严重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后果,情节极其严重的情况下,可能触犯“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出入道路、车站、机场、医院等公共场所者

4.如果你拒绝接受道路卡点、公共场所等防疫、检疫排查、消毒等措施,致使相关防疫工作无法开展,可能会面临这些责任——

各地疫情防控部门针对此次疫情,多在道路、医院、火车站、飞机场及其他人群较密集的公共场所等区域集中进行防疫、检疫排查、强制消毒等措施,所有人均有义务依法配合履行。如拒绝配合相应防控措施,造成相关工作无法继续开展、扰乱公共安全秩序等后果,则可能承担相应治安管理处罚、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及刑事责任。

01治安管理处罚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有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相关个人拒绝配合检查,扰乱单位秩序,致使相关部门的工作不能正常进行,应受本条处罚。

该法第四十三条规定,殴打他人的,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如相关个人在拒绝接受防疫排查等措施中,与工作人员发生肢体冲突,造成他人人身损害的,应受本条处罚。

另根据该法第五十条规定,如个人拒绝配合防疫检查等措施的行为,构成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02民事责任

如个人采取暴力方式拒绝接受检疫等措施,损害相关工作人员人身、财产权益的,则应当依据《侵权责任法》向被侵权人承担相应损害赔偿责任。

03刑事责任

根据《妨害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第二项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含在依照法律、法规规定行使国家有关疫情防控行政管理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在受国家机关委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疫情防控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虽未列入国家机关人员编制但在国家机关中从事疫情防控公务的人员)依法履行为防控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措施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以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以妨害公务罪定罪,从重处罚。《刑法》二百七十七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据此,相关人员如拒不配合防疫措施,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相关防疫公务人员进行检疫、消毒等措施的,如冲撞道路检查管卡、殴打或威胁防疫公务人员等行为,则可能触犯妨害公务罪,最高量刑为三年。

 

综上所述,对于一切个人在疫情防控面前均应当履行如实告知义务、配合检疫、排查、消毒等防疫措施的义务,其中对于确诊病人、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可能的病原携带者),还应当依法配合履行相应的检疫、隔离等防控措施。打好这场“防疫战”,不仅需要国家及时采取各项防控政策以保障公民健康安全,更需要全体公民积极配合履行防疫工作,不怨天尤人、不心怀恶意、不心存侥幸,为自己负责,也为他人负责,团结一心,众志成城,方能冲破黑暗,攻克难关。

凛冬即将过去,春天终会到来。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