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我在圣彼得堡隔离以及流浪的那十多天
作者:秀儿  发布时间:2020-02-29 10:04:48 打印 字号: | |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这一天,阴郁了好久的圣彼得堡终于放晴了,而且还不是那种厚厚的云彩只能偶尔晴一下那种,而是万里无云光芒万丈阳光隔着窗户能洒满一床那种。不信你看。

今天是我在圣彼得堡博特金传染病医院被隔离的第九天。九天里,我吃了25顿医院几乎一模一样的饭,抽血鼻腔口腔分泌物心肺检查各两次。昨天医生告诉我今天应该在下午三点钟左右来给我出院手续等,而我的内心却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和心跳加速,平静的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等待医生的间隙,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落地圣彼得堡以后都发生了什么。

二月六日,摩尔曼斯克飞往圣彼得堡的北方航空5N519航班。

我以为这是一趟廉价航空并不提供水等食物,因为特别早起床,我就在飞机上顺理成章睡了过去,一觉基本上就快落地了。隐约听到空姐的声音我醒过来条件反射咳嗽了两声,空姐特别体贴递过来一杯水。以上这一系列动作的发生就在眨眼间,而我也并没有意识到,我这两声咳嗽会让我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会遇到什么。

北方航空的换气开的还是有点足的,此时飞机已经降落开始滑行。我可能还没从摩尔的极光震撼里醒过闷,或者是早起的劳累让我思绪放空,反正就是没有任何想法,就知道,哦,到圣彼得堡这个艺术的城市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快速清醒。而且,到现在为止,我还觉得有些玄幻。飞机停稳后,上来了一个男性医生,由空姐带着就直奔我来了。额温枪对准我那一刻,我还在想圣彼得堡检测体温都这么严格了。但是我马上反应过来,医生一上飞机,目标就是我!


此时前排的俄国人反正是非亚洲面孔的都陆续下了飞机,留下后面几排中国人,反正至少看起来是亚洲人的面孔。空姐过来给每个人发健康表唯独没有我,且这个时候医生告诉我温度有些偏高。我坚持让大夫再量下,我说我刚睡醒,而且咳嗽也是因为需要喝水。但是大夫明显听不进去。此时小伙伴也过来帮我解释但是大夫执意让我下️飞机。

于是,我什么都没拿留下老公和小伙伴在飞机上,我跟着医生去了机场医院。小伙伴有些着急,一个劲儿跟我说你别慌,别害怕,我们下飞机就去跟医生解释,等我们。我说好,没事儿,我也跟他们在解释。我说我到了机场医院又量了两次体温,都是36度左右,我也解释了我是刚睡醒,大夫自己也再说,刚睡醒确实温度会高一些。同时大夫也跟我说“Don't worry ”。

其实到这时候,我还会觉得,多量几次体温,没事儿了就会让我走的吧。直到一个穿着一身红色制服齐耳金发的小姐姐拿着记录单进来以后。小姐姐戴着双层口罩,能听出来她也感冒了。她询问了我一些问题,并且要我的护照。而我的护照一直在我老公身上,所以一些关键信息他们也登记不了。我又同样回答了一遍我为什么咳嗽,我并没有接触过什么病人,我连在摩尔那么冷得情况下我都没有出现发热感冒的症状。小姐姐只顾记录,也完全听不下去我的解释,只是告诉我我这种情况只能带去医院按照规定会被隔离14天。

小伙伴带着我老公此时赶到了。护照交给小姐姐登记,小伙伴就开始跟她们解释。小姐姐还是坚持这些,小伙伴哭了。小伙伴突然的一哭,我在想为什么没有哭?该哭的是我,我为啥不知道示弱?反正,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该哭了,还是我被小伙伴情绪感染了,我也哭了。这时候小姐姐松了一点口,叫她们的主管过来了,主管不会英文,小姐姐就帮忙翻译,大概意思就是,不管怎样,也只能先送我到医院,让医院决定。我当时就在想,我去了医院,肯定就会被隔离了。

后来小伙伴和我老公去取行李办定好的入住,我和小姐姐去了另外一个房间等医院来接我。这其中小姐姐跟我聊了北京,聊了香港,聊了她妈妈曾经去过中国,只是一直在上海,很遗憾没有去过北京。也聊了国内房子是不是很贵,很多人买不起,俄罗斯房子也很贵了。但是好在医疗上学政府都是管的。

聊天的时光还算快,我尽量避开敏感话题也用我可怜的英文跟她聊了个大概,也解释了他们所看到的并不是实际得样子,然后我告诉她,我的国家很好,很强大。

医院的医生这时候到了,还有一个阿姨模样的,带着我在机场七拐八拐终于走到救护车面前,其实我内心是拒绝的,而且,其实他们对我也没有太看着,中途我还去买了瓶水,几乎消失在他们的视野范围内。但是我也不想就这么跑了,毕竟在别人的国家,我坚信我没有问题,跟她们去检查一下又怎样呢?哦对了,临离开机场前,红制服小姐姐跟我say 88并且祝我Good luck 。所以,到当时得目前为止,我是坚信我没有问题,并且检查一下就可以走了的。所以我也没有犹豫上了救护车。平生第一次上救护车。原来救护车里边长这样。

我打开Google 开始导航,医院大概在离机场10公里左右的地方,叫“Botkin Clinical   Hospital”,翻译过来是博特金传染病医院,后来查了一下大概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以下是在网上找到的医院的一些资料,很长,看起来应该是在传染病领域相当专业的一家医院。

到了医院以后,只会俄语的医院员工微笑的大概是让我在车上等一下,我就跟她聊了两句,用翻译器,她最后跟我说了一句如图:

看完这句话,我眼泪就下来了。

表达过感谢以后,我就由另一位员工带下了车在医院七拐八绕之后到达了一栋楼的六层一间独立封闭的房间,带我来的员工只管带我进来以后就出去了,并且在我身后带上了门,砰一声之后,我就彻底被隔离了起来。我试着努力回忆我当时的所有想法,发现,并不是那么清晰,好像确实整个人是蒙的,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该做什么,这种封闭意味着什么?我还出的去么?只记得进来了不同的医生,抽血,心肺,鼻腔口腔分泌物的检查。尤其抽血,针头真的,太粗了~而且抽了近十管血,即使不晕血,这个阵仗着实有一些难过。后来终于来了个女大夫始终笑着跟我聊天,我机械问她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她说得等检查结果出来。她说不清楚,也许明天,也许后天不确定。我跟她说我的机票是9号的,签证马上也要过期了,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她了解了一下我的这个情况就说先到这里,明天再来,我的情况会跟大夫说的。

大概下午快四点的时候,给我送饭,是通过一个小窗户给我送进来的。我才意识到,我一天都没吃饭,而且,我确实被隔离的很彻底,连送饭的阿姨都不接触我,且穿着防护服。我这九天的饭,大概长这样。

每天的饭都差不多长这样,只是量上有所区别。每顿都有的两个半片面包,奶油土豆泥或者奶油土豆汤,特别偶尔会有蔬菜也只是黄瓜西红柿,还有固定的柠檬茶,后来几天给过我酸奶,除了没有酒,加上我也不挑食,果腹是可以的。

因为我下了飞机直接来医院,我洗漱换洗的衣服转换插头等都没带,我就只能在这张床上凑合睡下了。看着窗外五六点就黑透了的天,我有一些,说不清楚的感觉,什么都是渺茫的,不安的,不踏实的。所有的检查都做过一遍以后我开始尝试冷静点跟家里人朋友说我的情况,大家都让我找使领馆的人,我才突然意识到,我得赶紧找使领馆的人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于是在朋友的帮助下我打通了领事保护的电话,并且还认识了一位领事,加了微信,我如获至宝般向他说明了我的情况,他大概告诉我应该怎么做,而因为领馆干涉不了他国医院的决定,所以至于我被隔离多久,也是医院来决定。这位领事,在我后来的所有事情中帮了我不少忙,所以我还会多次提到他,姓邢,一位和蔼可亲的大哥。他后来还介绍我们在摩尔曼斯克机场见过但是没有打招呼的那对母女给我认识,她们被隔离在摩尔的传染病医院,而且一开始母女分离,想象一下,如果我是那个妈妈,我会不会疯了!我们也算是同病相怜,在后来的日子里一直聊天彼此鼓励,她的乐观彻底感染了我,让我在隔离的日子没那么烦躁。

这一宿梦了醒,醒了睡,睡了又一直做梦,再睁眼,窗外还是黑漆漆的,能看到医院的走廊里也是暗黄色的光偶尔有脚步声但是却看不见人,我那时候应该是不知道害怕的,满心都是白天什么时候出检查结果,我能不能走?我可以放弃在圣彼得堡规划的一切行程,我只想回家。就这么一直迷迷糊糊到天亮,后来了解到圣彼得堡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天亮基本上都七八点了,而这里的医生都是八九点上班,晚上七点之前就都下班了。

现在已经是2月7号的早上,八点左右有大夫用额温枪给我量体温,就一句“哈拉少”我听懂了,体温36.4是正常的。我想问她一下我的检测结果什么时候出,她在关门出去的时候只说了一句“today”!我想我检测结果出来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好像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没有洗漱工具就简单漱漱口洗洗脸,送早餐的阿姨每天九点-九点十五分左右准时来送饭,阿姨人很好,跟她说需要什么即使语言不通跟她比划清楚,她也是都尽力给我。我管阿姨要了充电器,快没电的手机终于有电,感觉能跟外头联络又得救了一样。上午十一点左右一个两个男大夫来让我签一个材料,并且递给我一个对讲机,他在窗户外我在窗户内,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格局。

大夫从送饭的壁橱递进来对讲机和要签的材料,我用翻译器翻译了一下,大概内容就是我因为疑似病例,需要在这个医院的隔离到20号,我肯定是不同意的,我又解释一遍我的签证已经过期,我不能继续隔离,我要求回到我的国家。男大夫让我把我不签的理由写到这张纸背面,我按照他的要求写了,我也写了即使按照入院日期隔离我也应该是19号而不是20号。我很坚持,男大夫也就没再要求我,收了对讲机和材料就走了。

我突然觉得,我可能真不能如期回家了。下午两个大夫一男一女推进来一个拍肺片的机器,我就知道我今天即使昨天的检测报告出来,我今天也走不了。这里有一个小细节,因为只要是不说英文的大夫进来我都会开翻译器大概也想捕捉他们在说什么,所以在拍片的大夫进来以后我就打开翻译器的对话功能,其中女大夫说的大概意思就是推进来(机器)你就走吧,这是一位女患者。因为机器很庞大,女大夫自己确实弄起来有些费劲,但她坚持让男大夫走了。因为排肺片是需要裸上身的。

我也询问了这个大夫我的结果以及我何时能出院,大夫说她只是负责工作,别的还需要等医生来才知道。

拍片大夫走以后没多久,进来一位,很漂亮的女医生,真的是很漂亮,即使带着口罩,也能get到她的美,而且这个医生很爱笑,一直笑呵呵在跟我说跟我聊天,而且告诉我别害怕,我在这里的一切都是免费的,而且我的签证过期他们会负责给我出材料,这不是我的问题,是医院的问题等等。突然间我好像放松了很多,我也跟她聊了很多,她说她去过中国,中国是个伟大的国家,只是现在的情况既然我已经隔离,医院就会对我负责,所以需要隔离我14天。我恳求她我的丈夫我的孩子都在家里等着我,我很想念他们,我想回家,医生说能理解我的心情,她也是一个妈妈,但是隔离十四天这个命令她左右不了,她只能服从,但是她会反应我的情况给医院,让医院考虑。我没忍住自己的眼泪,我感谢她的同时,要求跟她拍一张合影,她很爽快同意了,因为她实在太好看了,而且很温柔,我也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如果被继续隔离,希望她每天都来看看我,她说尽量,即使她不来,还会别的大夫来的。

 漂亮女医生离开以后,我想了想,我可能要做好不能如期回家的准备了。我一定要被隔离是肯定的了,但是具体隔离到哪天,我想,最晚也是2.19号吧。想好以上的一切,我发消息告诉家里人,小伙伴,还鼓足勇气跟孩子视了一个频,最后没绷住还是哭出来了。让家里人和小伙伴不要担心,我暂时很安全。也把我的情况正式向单位领导报备,领导嘱咐我注意安全,有什么事儿及时汇报。

下午小伙伴儿带着我老公把我需要的行李简单收拾了一下,给我送过来,但是我出不去,他们上不来,于是就麻烦这里的护士给我送上来,我们的交接,也是这样的。

我在六楼,他们在楼下,能看见人,语音通话,他们让我不要害怕,我让他们来别担心我,继续下面的旅行,拍照给我。

接下来我洗了个澡,敷了个面膜,感觉自己有一些做人的尊严了。也不能就这么消沉下去,还是找些事来做,比如把在莫斯科和摩尔拍的照片都修一下,欠的剧和电影都补一下,时间可能过的会快一些吧。但心中还是要充满希望,并且把希望留到明天。

2.8,又是新的一天,今天的圣彼得堡大风,吹的外头的树枝摇曳着身体,能看到所有的人都裹的严严实实,路上基本没人逗留。依然是下午,换了一位女大夫正式告诉我,按照我的入院日期开始,我要被隔离14天,2月19日隔离结束。我表示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据理力争要求提前结束至少按照我入境莫斯科的时间开始算起。医生最后也只是很谨慎说医生都是在执行命令,但是我的情况还是会跟医院汇报。不过这个女医生还是带给了我好消息,我的检测结果一切正常。

我想我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争取早隔离结束的吧。一方面做好19号结束隔离的准备,一方面也得要求提前结束隔离我好回家。我应该没什么心思在圣彼得堡多待一天,只要大夫不跟我确定隔离日期,我应该就有希望,所以,我依然把希望留到明天。

2.9。今天本该是回家的日子。但是只能孩子他爸自己回去了。孩子他爸本想留下来陪我,但是我觉得我这个情况还不定什么时候结束,孩子只有跟奶奶在家里,奶奶太辛苦,我们也不放心。于是我俩商量就让孩子他爸先回家,好歹回去一个,也能放一半心。孩子他爸给孩子买了礼物,孩子马上就能见到爸爸,应该会好很多吧。

今天来的医生都是询问我的情况,并拿走我的护照做登记以及让我不要担心我的签证问题。问起来我什么时候隔离结束,大夫都很谨慎,说不清楚。

不清楚,就不清楚吧。总得有个清楚的来告诉我吧。我还是不能放弃希望,希望永远都在明天。

2.10。今天是被隔离的第五天,整体感觉还可以,饭还是那几样,目前还能忍,不知道能忍到哪一天,但是,为了我能健健康康出去,我也得吃,不能饿着自己,我要有强大的抵抗力,我要健健康康回国。

中午吃饭之前,有大夫来拍了我的机票订单和我的签证时间,说要去商量后才能给我答复,战斗民族真的好严谨,从来都只是回去商量以后再解决我的问题。

 好在我在邢领事的帮助下缕明白了我的出境签怎么办,我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无非就是待到2.19号,那我也没有办法,具体什么时候回去的时间出来我再跟单位领导报备吧。至于这一天暂时就这些,其实我还好,每天一个水果,碳水,蛋白质,维生素,都是管够的,晚饭阿姨多给了我一个酸奶,我都开心半天

2.11。我要在情人节2.14日这一天解禁了!!!

等了一天的消息!!!终于在晚饭后等到了!

其实我已经有些受不了了,作为一个吃货,每天都是面包水煮菜土豆泥土豆汤,真的要受不了了!要是真到19号,我想我会绝望吧。主要摩尔的那对母女俩今晚解禁,我得心态险些崩了,所以饭后一个从未见过的男大夫告诉我情人节可以解禁的消息,我好像没有激动的喜极而泣。重点是,这个男大夫进来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穿防护服和戴口罩。

不过有盼头了,至少我能早一点回家了。解禁以后办出境签,买机票,准备回家,好像还是可以顺便逛逛圣彼得堡。

这也是情人节最好的礼物了吧~

否极泰来,柳暗花明,船到桥头~反正就是,经历了无数个失望以后,总算盼来了希望。人还是要充满希望,希望真的随时都会来临。

感谢这么多天安慰我,帮助我的大夫还有邢领事还有所有知道我被隔离以后安慰我听我吐槽的亲人领导朋友吧!这段经历,我想我不会忘了的吧。

2.12,阴沉沉的天,下午就突然放晴了。

最后又跟大夫敲定了离开的时间,确实是情人节当天。很好,开始着手办签证,订后头住宿的酒店,买回家的机票。

下午出了一个乌龙,医院给了我领馆的电话和地址,让我下午三点到六点去打电话,我以为办签证的移民局,忐忑了半天,结果打过去竟然是领馆电话和地址,还是邢领事接的,邢领事核对了地址以后问了问我酒店定在哪里并且告诉我酒店所在移民局的地址,并且再次恭喜我,还说解禁的日子真是够特别,值得我记一辈子了。嘻嘻。

最后一口气定好了喀山大教堂附近的酒店,还有马林斯基的芭蕾舞票,时间虽短,但至少去感受一把最正宗的芭蕾舞艺术好了,即使没时间闲逛,也算不留遗憾了。

对了,今天的早饭有了火腿,午饭有了黄瓜西红柿,简直太惊喜了!开森!就是昨天告诉我好消息的大夫因为自己没刮胡子,所以婉拒了我要合影的要求。

在博特金的日子倒计时了。未来我会想念这里么?会吧。毕竟这里的医生护士都很好了~

2.13,博特金传染病医院倒数第二天。

上午来了个小护士进来问我给领馆打电话了么?我说打了,并且告诉她我出去以后住哪儿,去哪里办签证也跟领馆沟通了。后来我问小护士我明天确定能离开医院么?她说,她能确定,截止现在为止我明天离开医院,但是,后续有什么变化,她不敢保证。

算了,俄国人一向严谨。这种兜底和保守也算对我负责吧。

小护士出去以后,又有大夫进来给我挨个检查一遍,除了刚入院的肺片,彻底又来了一遍,这次抽血的大夫就明显细致很多,虽然还是那个大粗针头,但是明显不疼了。

我突然觉得,我解禁以后,一切都要自己面对了,其实还有点。。。。

只能告诉自己坚强了~

这次得经历真的能载入史册了~一辈子谁能赶上几次这么大范围的病毒?谁又能因为病毒在国外人生地不熟语言还不通的医院被隔离?也是没谁了吧?这几率太小了~

但我依然打算打起精神迎接明天的一切,不管明天能有什么变化,不管未来还要在圣彼得堡待多久,不管去移民局会面对什么,此时,我都不怕了。只有签证下来,我就买最早一班机票回家,这样我才算踏实,真的~

不知道在回国的飞机上会不会哭~反正,现在觉得,心里又强大了很多,祝福我吧~我也不会总那么背的对吧。

否极泰来,这是我一直以来在面对困境的时候告诫自己的话。经历了这些,我的人生又丰富了。

决定看个电影睡觉了。

晚安,圣彼得堡。

回到开头,大夫没有食言,我在2月14日下午三点左右解禁了。还是那个男大夫,没穿防护服,也没有戴口罩,进来直接给了我在医院的落地签凭证和检查结果,告诉我,很抱歉,隔离了你这么久,但我们也是执行命令,所以请你原谅,现在,你自由了。恭喜你,这是你的检查结果和落地签,办签证回到你的祖国吧。我一时间语塞了,本来英文就不好,这一下更不知道说什么,我磕磕巴巴表达对他们的感谢,并且表达我会记住这里记住所有帮助过我的大夫,以后也许还来圣彼得堡,我想我会回来看望你们。男大夫表示他一直在这里,随时欢迎我来看他,但不是以这种方式再见面。我最终还是和男大夫合了影,因为他太高了,合影的时候至少半蹲下去,合完影我发现,男大夫真的挺帅的,不信你们看!

原谅我又马赛克。。。因为我太丑了。。。

在护士的引导下我顺利离开病房大楼,站在大楼前看了半天才离开,望着眼前的街道和匆忙来回的行人,我有一点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像做梦一样。中间多次找我要护照拍我签证以及机票的大夫跟我说过,你很勇敢也很坚强,我想跟她说,哪儿有人会生来勇敢和坚强,不都是被逼出来的么?只是,这句话我不知道怎么用英文表达出来告诉她。于是就欣然接受了她的夸赞。百感交集中,我想,我还是对这个城市有好感的。

解禁当晚,收到了院领导发来的慰问,告诉我,“不急不慌,平安第一”。眼泪就又要下来了。异国他乡收到领导的慰问,那种感觉,你能懂么?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我流浪的日子。我也确实证明了这个城市是一座沧桑沉稳而又艺术到极点的城市,沉淀出来的每一砖每一瓦都值得好好逗留。

而我,阴差阳错因为签证的问题,遇到了了两个移民局之间的地域管辖问题,也就是说谁都不认为能给我办出境签。而移民局没人会说英文,我还麻烦领馆给我请了一位翻译。多次跑两个移民局,而多少钱都是次要的,总之在翻译的努力和领馆给移民总局和区移民局出的照会下,由医院所在移民局我头天提交材料,不到24小时之内我就拿到了出境签。

关键时刻,还是要依靠我强大的祖国。

这些都算插曲了吧。如果没有地域管辖的问题,我应该还不会这么深度游圣彼得堡呢吧。所以我一直说,一场疫情我又成长了。虽然我没有一直在家隔离但某种程度上我也算被报应了,被隔离到国外的医院。小伙伴都调侃我,其实我是最安全的,还体验了一次战斗民族的公费医疗,连今年的体检都省了,赚大发了。这都是别人羡慕不来的经历,让我好好享受吧。

是吧,现在想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可是确实已经发生了,我确实也经历了过来,想想我在医院的行为应该都很得当,我也多次表示我会配合医院,所以大夫才会多次跟我说很抱歉的吧。而且这一点,也受到了邢领事的肯定,至少没有丢脸。

就是后来我又在圣彼得堡因为签证的问题多待了八天。除了不能回家,我一切都是自由的,彻底在圣彼得堡流浪了八天。当然,这也是领事告诉我的,要不我以为我就必须禁足在酒店了。

没签证的日子,在圣彼得堡流浪,拿到签证以后马上回家。以上这些经历,电影都不敢这么拍的吧。徐峥如果大年初一不上映俄囧,等等我,可能还会更精彩吧!毕竟,谁会想到一次结婚十周年的极光之旅的尾声,会在一座艺术之都变得这么囧呢?我没想到,你没想到,谁都没想到吧。

但是,给予我的收获真的不是一星半点,当然也有教训。不过在我看来,我不后悔这次的旅行,收获总是大于一切,原来我的散装英文也是可以在英文不通的国家混的。关键时刻我也是可以冷静的。

总之,处在事情当中的惊心动魄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无限感慨和怀念。我想我应该不会被这次的事件吓到,我还会越挫越勇重新出发的。

后记:目前自行在家隔离十四天。希望你们再看到我的时候,我还是那个我,我并没有因为医院的饭寡淡而瘦,因为解禁以后对于美食的打卡,我并没有手软。

下面强行附上我和涅瓦河,我和彼得要塞,我和阿芙尔号巡洋舰的照片。嘴下留情。

当然,我会把深度游的攻略整理一下再发的。那里边争取还原整个圣彼得堡,没有我。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