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闪闪发光的姑娘
作者:曾竞  发布时间:2020-01-02 10:11:33 打印 字号: | |


每天,我走进办公室,会被突如其来的亮光晃着眼睛,一开始我以为是窗外的阳光太温暖,后来我发现原来是屋里有两个闪闪发光的姑娘,她们是我审判团队中的李盼盼和崔颖。

通常一个人发光最容易想到是因为白,不错,她们确实肤白貌美,但让她俩发光的不仅是白,因为她们更多的状态是埋在卷宗中,或钻进电脑里,以及拿着电话和当事人沟通,这时的她们,让你注意不到她们的肤色,而是她们的专注所感染。

先从门口的盼盼说起,她是个入院2年多的新同志,但由于娴熟的业务技能,总让我们以为她是入院至少5年的成熟助理。2019年对于盼盼来说是不容易的一年,6月她与我带着300件未结案从民三庭来到了民四庭,这些案子的移转交接她全部完成,她极好地发挥了在团队中的枢纽作用,程序性事务性工作规范且条理清楚,助理工作基本功扎实,撰写文书逻辑性强,理科生出身的她计算能力卓越。

盼盼有着她这个年龄难得的淡然,她永远都在特别踏实的做着自己的工作,尽管这些基础的书记员、助理工作并不会为她带来更多的名或者利。

我少见盼盼患得患失的时候,唯一有一次,是某个下午,在她努力了很久的小小串案的调解曲折中经历了大起大落。她在协调好原被告调解时间的前一周就开始翘首以待,终于到了关键那天,被告反悔不调了,好几个原告又因为付款期限和被告达不成一致。最终的结果是锲而不舍帮助多个原告和被告促成了合理的调解方法,她提议将被告有能力支付的款项用一种神奇排列组合,解决人员、金额、周期配比。

盼盼曾时时表达她复杂的心理变化,类似包括这样的内容:哎呀,不行了。难过。再试试。出现转机。快了。这一下午的大起大落,就像经过了一个世纪。

其实案件是需要根据不同情况做不同的处理,能调则调不仅对当事人来说节约诉讼成本,对法院而言也优化了审判资源,加速其他案件的审理,这其中人为的能动性非常重要。

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盼盼,绝对是踏实,在我看来,踏实是我能想到的盼盼这个年纪的姑娘最难得且珍贵的品质了。对案子这样的患得患失,在我看来,真是可爱极了,这得有多么令人称赞的工作主动性和积极的工作态度,走心的姑娘最美丽。

美丽的还有崔颖,坐在窗户前的崔颖很怕热,无论春夏秋冬,她总时不时的吹着人造凉快风,后来我发现,她热的根源在于工作热情高涨。崔颖其实是在法院工作10年有余的“老”同志了,但在她的身上完全看不到丝毫的疲沓或懈怠。

2019年对于崔颖来说也是不容易的一年,6月她从劳动争议庭进入民四庭,用她的话来说简直是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首先是案件类型的转变和程序的不同,所有都得重新开始学习;其次是赶上一大拨案子的程序规范梳理,一个个查系统,一本本翻卷对卷宗,一份份写报告;再次是工作量的超范围激增,由于商事人均未结案超高的特点,案件是她俩按单双号一人一半,实在难以按案件流程分工。崔颖承担的工作已经远远超过书记员的工作量要求,但我们确实都清楚这是能够加快所有案子运转的最好分配方式了。后来的结果是,崔颖以和她身体素质一样能打的勇气顺利适应。

崔颖作为一个喜欢德云社的北京姑娘,她和当事人沟通的方式非常有意思,有时候我和盼盼听她电话通知当事人领起诉后,忍不住感叹,如果我是当事人,感觉马上得充满着期待来法院领起诉,简直不愿再多等一天。还有一次,她给一个大爷打电话,首发句为:您病好些没?我和盼盼又感叹,这种生病了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崔颖心里有生病的当事人,也有走心的案子,她拿到案子不会机械发起诉,而要看出个究竟,商事案件虽不像民事案件那么贴近日常生活,但也有血有肉。她常常能从一堆专业或不专业的起诉书及证据材料中还原案情的大概,还从一堆离奇叙述中发现纠纷背后的爱恨情仇和沧海桑田,在发起诉前就会告诉我有用信息,有效节省时间,并且利于选择正确审理策略,实现能否庭前化解的预判,以及庭审中采取恰当的和当事人沟通的方式方法,整合审理资源。

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崔颖,绝对是热情,在我看来,对于案子这样的浸入式思考的热情是我能想到的崔颖这个年龄的姑娘最难得且珍贵的品质了。

其实最难得和珍贵的是她们本身,很多人很多事就在我们的身边,看似平凡但又很值得述说。我们生活中的大部分人,没有那种惊天动地的举动,也没有那种让人津津乐道的奇闻异事,他们是每一个普通但又最有意义的存在,用最好的自己传播正能量,感染着他人,正因为闪闪发光的他们,才让这个世界也闪闪发光。

和她们一起工作是件幸运的事。法官和书记员们组成同一个审判团队,是一个很奇妙的存在。往往光鲜给了法官,但其实法官们的所有岁月静好,背后是书记员们的负重前行。法官的业绩容易体现,但书记员们的工作其实更多具有附随性和难以量化性,除了归档率、上诉移转率等硬性考核指标外,其他对于案件的贡献难以量化。但恰恰是这些难以体现的工作,构成了审判环节最为重要的部分。

2019年是辛苦的一年,接近尾声,我们组从旧存200余件,在仍持续收案400余件的情况下,成功看到了年底报结完能降到200以下的曙光。后端的解困,一定也离不开前端的疏解,其实无论是一个审判团队还是一个庭,还是一个法院,集体的力量都很重要,每个人岁月静好的同时,一定有其他人替你负重前行,你所获得的每一点收获都值得感恩。

2020年即将到来,可能是案子更多的一年,也可能是案子更少的一年,但我们都希望是更好的一年。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