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法官出镜
董洪辰: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作者:王圣淼  发布时间:2019-12-30 13:02:05 打印 字号: | |

 

五年,826天,43824个小时,会发生什么?

踏出校园带着憧憬来到工作岗位;带着2字开头的年龄沉着奔3;手中的iPhone6换代升级到iphoneX......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些事情变了,有些事情没变。这样的定律对于第二速裁团队的董洪辰同样适用。

 

2014 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记忆的轮盘拨回到五年前,从中国政法大学硕士毕业的董洪辰终于等来了海淀法院的offer。不得不提的是,在这之前她已经收到了其他单位的offer,一度以为心生向往的法院梦要化成泡影,便签了三方合同。为了来到心心念念的海淀法院,她果断做出来抉择,因此也「含泪」赔付了5000元的违约金。

初来乍到的她被分到了劳动争议审判庭,经验老道的王喜法官是董洪辰的第一任师父。学民商法出身的她对劳动争议案件特殊的法律规定还不了解,对举证的责任要求也不太清楚。只见师父递上一本宝典,此宝典是庭里人根据办案经验整理出的法规和办案手册,一册在手,如获珍宝。

曾经的她,自然经历过开庭时跟不上、打字慢、记不准的辛路历程,也曾被情绪激动的当事人怼到说不出话。如今的她,试着站在当事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学会了将心比心、换位思考。

曾经的她,一度认为是非对错辨明即可,并不曾想也不擅长做调解工作。如今的她,早已发现了调解的重要性,理清争议焦点、优化解决路径,让双方当事人互相理解、满意而归才是双赢,要真正促成案结事了。

 

2019 角色转变,无缝衔接

2019年5月,第二速裁团队成立后,董洪辰也成为了这个新团队中的一份子,开始和师父龚莉婷上手办理劳动争议类速裁案件及部分民间借贷、物业供暖、股东知情权等公司类纠纷的案件。第一周她们就「喜提」100件新案子,来不及适应,唯有边干边摸索。以前师父说到某个当事人的名字,她能快速定位到案件信息和进程,现在一问到她,有时真就是「大写的懵」,因为案件量真的太大了。

董洪辰和师父龚莉婷、书记员王若同从劳动争议庭一直合作共事到现在,三人都是急性子。她们经常会安慰自己「这个月多干点儿,多报结点儿,下个月一定缓缓,少排点庭。结果可想而知,下个月只会更多,干得更起劲儿。」

好在现在是「1+N+N」团队模式升级版,律师调解员和送达员的加入,为审判助力提速。董洪辰的工作重心也发生了改变,收案后根据案件类型,进行二次筛选分类,有调解余地的她会归纳出关键信息点,第一时间移交给调解员。

她还从师父那get了「便携小纸条」式工作法,在开庭前仔细阅卷、理清思路,把可能涉及的问题都列在纸条上,这样在开庭时既能节约时间,又能快速找到答案,劳动争议类的案件计算量大,身边常备计算器,很多计算在庭审时便能算出结果。开庭后,董洪辰不放过一切碎片化时间草拟判决,当事人签笔录的间隙,她也会在法庭草拟判决,趁思绪还清晰,趁记忆还「热乎」。

 

2014VS2019 初心未改,热爱依旧

五年前,董洪辰参加了海淀法院的招录考试,她清楚地记得面试时的情形。贾柏岩副院长是主考官,其中的一个问题是「入院后,你会如何开展工作?」她的回答谈到了她的法治梦,是手持法律之利刃,持正义之天平。谈到了她的初心,是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五年后,她的初心未变。「永远不要忘记自己出发时的决心,也不要忘记曾经这时节里的每一个自己。」这句话一直勉励着她。耿直真实的她坦言到「我是一个正义感爆棚的姑娘,我是真的热爱法律,真的热爱这份工作。若问我为何喜欢,仔细想想可能说不出来什么明确的原因,但就是喜欢!」

五年前,刚入院时的她体检报告全部正常,活蹦乱跳,元气满满。

五年后,她查出了腰椎间盘突出,医生建议保守治疗,除了上厕所和吃饭,要绝对地卧床休息。大大咧咧,有些粗线条的她并没有意识到病情的严重,仍在坚持工作,更别提卧床休息了,直到后来她久坐后都站不起来,晚上疼的睡不着觉。尝试了针灸、正骨、电磁、牵引等多种疗法,均不见好转,最终方才选择手术治疗。

10月28日做手术,术后她回老家卧床休息了一个月,12月2日便重返工作岗位。从此她的电脑和键盘都比其他人高出一大截,因为她不宜久坐,基本都是站着办公,她时刻带着护腰,午休时间必须躺下缓缓。她说「要感谢爸妈的照顾和支持,他们深知我躺不住、不喜清闲,便同意我早点回归,每天都会打电话叮嘱我不要久坐,注意休息。」

见了很多当事人、开了很多次庭、草拟了很多判决,很多细节或许已淡忘,但也总有些记忆弥足珍贵,停留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比如每天早上团队长李正「哒哒哒」的高跟鞋声,就是那般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由远及近,也就在那个美妙的节奏中,开启一天的美好。再比如身边每一个人的互相鼓励,即使有负能量,大家都会说出来开导排解,一笑而过,重拾正能量转身投入工作。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从2014年到2019年,转眼即是五年。变的是她收获了成长、经验、进步,不变的是她依旧纯粹、元气、少女。

五年前,韩寒的《后会无期》中说「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五年后,董洪辰说「道理或许无法让我们过好这一生,但热爱可以,它可抵岁月漫长。而我,要在2020年和速二一起奔跑。」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