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缝纫机:穿越260年的时代符号
作者:秦鹏博  发布时间:2019-08-28 14:44:20 打印 字号: | |


一只花鸡站桌上,穿针引线点头忙;

嘴里咬过五彩布,吐出件件花衣裳。

这一首耳熟能详的儿时谜语,您猜对了吗?“三转一响”的年代一闪而过,最近一次听到它的名字,还是在微博的段子里——每一个爱抖腿的人,心里都有一台缝纫机。

 

一、 从手工缝纫到机械缝纫的初创时代

衣服的剪裁、缝合、补缀统称为缝纫。考古发现,1万8千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山顶洞人已经开始使用骨针缝缀兽皮。“缝纫”一词很早就出现在古汉语中,东汉史学家班固、陈宗等所著的《东观汉记•和熹邓皇后传》中记载:“后重违母意,昼则缝纫,夜私买脂烛,读经传,宗族外内皆号曰诸生。”宋代文人欧阳修在《南阳县君谢氏墓志铭》一文中写到:“其衣无故新,而澣濯缝纫,必洁以完。”迟至明清时期,男子择偶标准,常常以“德,言,容,工”四个方面来衡量,其中的“工”即为女红活计,缝纫便为女红中的一种。

缝纫虽然中国古已有之,但缝纫机的出现却是在西方工业革命时期。18世纪60年代,织布工哈格里夫斯发明了“珍妮机”的手摇纺纱机。“珍妮机”一次可以纺出许多根棉线,极大的提高了纺纱效率,对棉纺织业有深远的影响,标志着工业革命的开始。棉纺织品的价格比毛纺织品便宜,市场需求量大,需要扩大生产规模以增加产量,所以对技术革新的要求比较迫切。第一次工业革命便从棉纺织业拉开了序幕。随着纺织业的突飞猛进,传统的手工剪裁、缝合、补缀技术难以满足工业化批量生产的需求,缝纫机厂的女工们只能夜以继日的加班劳作,工人们的工作环境及其艰辛。英国诗人托马斯•胡德出于对服装工人悲苦命运的感慨,在1843年创作了人道主义诗歌《衬衫之歌》,全诗通过一个缝衣女工的自白,以现实主义的笔法,刻画了劳动人民的凄惨生活。这首歌在美国内战前非常流行,歌中唱到:

手指磨破了,又痛又酸;

眼皮沉重,睁不开眼。

穿着不像女人,穿的褴褛衣衫;

一个女人在飞针走线。

缝啊!缝啊!缝啊!

穷困污浊,忍饥挨饿,

但她仍在用悲凉的调子,

吟唱着这支《衬衫之歌》!

观察今天的家用缝纫机,结构十分简单,一般由机头、机座、传动和附件四部分组成。常用的缝纫机工作原理简单易懂,针穿过织物拉出一个线圈,绕线器在针拉出前抓住线圈,绕线器与针同步运动。当针再次穿过织物时,新线圈将直接穿过前一个线圈的中间,绕线器会再次抓住线,围绕下一个线圈做线圈。每个线圈都会把下一个线圈固定到位,形成一个结套,周而复始。如今看机械缝纫的构造和工作原理并不复杂,但缝纫机从无到有,历经数代人的磨砺与淬炼。

恩格斯曾说过,一个市场需求比十所大学更能拉动技术进步。这句话直接反映了市场需求对技术进步的内在推动力,纺织工业的大生产促进了缝纫机的发明和发展。1755年德国工匠查尔斯·维森塔尔在英国取得了与机械缝纫相关的第一个专利——一项针对机器设计的针头专利,然而该专利并没有描述机器的其余部分,也没有大批量商业化推广。最早实行专利制度的是威尼斯共和国,它在1474年颁布了第一部具有近代特征的专利法。这种利用法律和经济的手段确认发明人对其发明享有专有权,以保护和促进技术发明的制度,将在缝纫机发展史上扮演重要角色,并屡掀波澜。英国橱柜制造商托马斯•山特在1790年获得了第一个完整的缝纫机专利,首先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先打洞、后穿线、缝制皮鞋用的单线链式线迹手摇缝纫机。由于当时还没有缝纫机械的概念,所以托马斯•山特的专利被归入纺织机械的专利库中,因而被埋没了80多年。后来有工匠按照托马斯•山特的专利复制出这台机器,曾在1878年巴黎万国博览会展示过。一连串的专利申请,预示着缝纫机发明的黄金时代的到来。1804年,托马斯•斯通和詹姆斯•亨德森在法国获得“模仿手缝的机器”专利。同年,斯科特•约翰•邓肯获得“多针刺绣机”专利。1810年,德国人克雷姆斯发明了一种用于缝制帽子的自动机器。1818年,约翰•道奇和约翰•诺尔斯制造出第一台美国缝纫机雏形。遗憾的是,上述列举的这些发明都以失败告终,众多专利没有投入工业生产,很快就被公众所遗忘了。

 

二、缝纫机商业化与胜家公司的崛起

正如俾斯麦常说的,对于不屈不挠的人来说,没有失败这回事儿。人类很快迎来了缝纫机械制造的春天。1841年,法国裁缝蒂莫尼耶制造了机针带钩子的链式线迹缝纫机,这是第一台可用于实际使用的缝纫机械,使用与刺绣相同的链式线迹。蒂莫尼耶同几位合伙人用80台缝纫机,开办了世界上第一家机械化生产的服装厂,主要生产军服。恰逢法国波林雅克政府进军阿尔及利亚,急需大批军服,蒂莫尼耶以快速交货的优势接获了大量订单。这种新式缝纫机的操作效果令世人震惊,一群愤怒的法国裁缝由于害怕失业,烧毁了蒂莫尼耶的服装厂,此次暴乱蒂莫尼耶差点丧命。螳螂怒其臂以当车辙,不知其不胜任也。1845年,美国发明家伊莱亚斯•豪独立完成了缝纫机的发明,他的发明的独特之处在于,使用两根线借助于梭子和靠近针眼的弯针来形成针脚,这样缝制出的毛料衣服做工结实耐用甚至比布匹还要经久耐用。在缝纫速度上,伊莱亚斯的缝纫机每分钟可以缝250针,比手工快7倍。1846年伊莱亚斯的这项专利获得政府授权。该专利大获成功的同时,也招来了无数侵权者,很多工匠开始仿制伊莱亚斯的缝纫机进行销售。     

1850年,美国机械工人列察克•梅里特•胜家发明了锁式线迹缝纫机,这是第一台商业上成功的机器,胜家由此成立了胜家公司。胜家公司的机器使用了与伊莱亚斯•豪获得的专利相同的平缝机,伊莱亚斯对胜家公司提起侵犯专利权的诉讼。这场轰动一时的专利维权持续了4年,最终伊莱亚斯胜诉,法院判决胜家公司支付伊莱亚斯高额的专利使用费。

胜家公司是美国最早开始批量生产缝纫机的公司,并成功研发出风靡全球的脚踏式缝纫机,当时缝纫机的产量仅次于钟表,英国科技史专家李约瑟称赞其为“改变人类生活的四大发明”之一。1999年的好莱坞影片《安娜与国王》,讲述了19世纪60年代英国女教师安娜与暹罗国王的爱情故事,影片里朱迪•福斯特饰演的安娜送给暹罗国王的礼物中便有一台胜家缝纫机。1869年,李鸿章出访英国,归国时带回一台镀金的胜家缝纫机,作为礼物送给了慈禧太后。末代皇帝溥仪在伪满洲国执政时期,也曾力排众议,送给皇后婉容一台胜家缝纫机。在爱迪生发明了电动机后,胜家公司又推出了电力驱动的缝纫机,改变了手摇和脚踏缝纫机的传统动力来源,开创了缝纫机械工业的新纪元。伊莱亚斯虽然获得了诉讼,而胜家公司凭借着自身的不断创新,成为了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缝纫机械制造跨国公司。胜家公司的成功,首先依赖于其在缝纫机械制造上的技术革新,其次受益于胜家公司首创的“特许经营”分销网络销售模式,最终得益于胜家公司创造的一种消费支付新模式——分期付款。胜家缝纫机在纽约批量生产的前两年销量低迷,由于成本高昂,每台100多美元的售价使当时的美国普通民众无法承受。为了能让缝纫机卖出去,胜家公司大胆推出了《增加销量之“分期付款”计划》,并拍摄电视广告加以宣传。消费品支付方式的变革,使胜家公司产品大卖,到1891年,胜家公司已累计生产了1000万台缝纫机。胜家公司由此成为美国首家跨国公司,当时的纽约胜家大厦,是美国第一幢摩天大楼,也是那个年代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后来福特公司借用胜家缝纫机创造的分期付款方式,也扭转了销售不利的局面。19世纪中叶,随着美国生产力的提高,消费品制造业遍地开花,“特许经营”、“分期付款”的方式沿用到各个领域,投资、生产、消费形成的市场闭合循环高效地流转起来。洛克菲勒曾言,如果你要成功,就应该朝新的道路前进,不要跟随被踩烂了的成功之路。谁承想,百年后固步自封的胜家公司难逃衰败命运,停产而后被收购。

胜家公司垄断了世界缝纫机制造,但并没有垄断缝纫机械的技术进步。1940年,瑞士爱尔娜公司发明了采用筒式底版铝合金铸机壳、内装电动机的便携式家用缝纫机。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意大利以及日本缝纫机工业发展很快,欧洲各国除少数生产高档家用缝纫机的公司以外,大多数企业开始生产工业缝纫机,并以此为跳板开始跨界转型。例如德国欧宝汽车,1862年成立时便是一家缝纫机生产商,30年后转型进入汽车制造领域。20世纪50年代,日本缝纫机企业在政府的资助下,开始生产廉价的缝纫机,家用多功能缝纫机进一步发展,并销往美国及世界各地。这个时期由“安井缝纫机商会”成立的日本出口企业“兄弟国际株式会社”发展迅速,在美国、欧洲、韩国、台湾设立多家销售服务部。20世纪70年代初期,先进工业国家的家用缝纫机市场日趋饱和,日本企业在劳动力成本不断提高的情况下,也不得不转向生产工业缝纫机。韩国和台湾抓住家用缝纫机销售市场, 生产中、低档缝纫机并投入国际市场,使得两地缝纫机械制造工业崛起。

 

三、从零到世界第一,中国制造的150年

260年缝纫机发展历程可以看出,缝纫机制造水平与国家工业水平息息相关。2018年中国缝制机械行业规模和产值都位列全球第一,年产各类缝制机械设备超过1300万台套,产品出口到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我国缝制机械行业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自1869年洋务派大臣李鸿章从英国为慈禧太后带回的镀金缝纫机至今,经历了整整150年。150年间,缝纫机从国人闻所未闻到家家户户“三转一响一咔嚓”,再到今天中国缝制机械行业产值位列全球第一,其中饱含中国人多少的汗水和智慧。

英文“Sewing Machine”,在中国最早的时候被译为“铁车”、“洋机”、“针车”。1872年12月14日,上海《申报》刊登了一则晋隆洋行《成衣机器出售》的商业广告,广告中说:“新到外国缝纫机数辆,每辆洋价50两,欲购请来本行接洽。”这则广告是如今能找到的缝纫机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资料,而广告中晋隆洋行销售的正是美国胜家公司的产品(当时叫做辛格公司,因英文字母“Singer”粤语发音近似“胜家”,后中国市场改名为胜家公司),每台机器要价50两白银,远超普通家庭承受范围。胜家公司凭借独有的分期付款、“以机养生”的营销模式和铺天盖地的广告,很快胜家缝纫机成为上海裁缝师傅们众所周知的先进制衣机器。裁缝师傅分三帮,当时的缝纫机可是大帮裁缝的吃饭家伙。专做洋服的师傅称作“红帮裁缝”,专做中式服装的师傅称作“本帮裁缝”,专做制服的师傅称作“大帮裁缝”。工作制服制式统一、数量多,缝纫机的出现使“大帮裁缝”如虎添翼,推动了上海军装业的发展。

上海是我国缝纫机工业的发源地,见证了民族品牌的崛起。以家喻户晓的“蝴蝶牌”缝纫机为例。1919年民族资本家沈玉山等三人在上海郑家木桥开设“协昌铁车铺”,主要从事进口缝纫机的买卖和修理业务。上海协昌缝纫机厂生产了我国第一台工业用缝纫机,并于1940年,推出我国第一台1580型家用缝纫机,名为“金狮牌”。后来沈玉山取“打败天下无敌手”之意,将商标“金狮牌”更改为“无敌牌”。1949年以前,整个旧中国缝纫机产量很低,年产量不足4000台,当时的缝制设备市场主要由美国胜家公司垄断。建国之后,缝纫机制造业推行公私合营,规范生产标准,该行业逐渐壮大。50年代末期,“三转一响”开始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三转一响”又名四大件,指的是当时国家有能力出产,而各个家庭希望拥有的四件家庭物品:收音机、自行车、手表及缝纫机。“三转一响”是那个时代普通民众所能拥有的最高财富,同时也是大部分女性择偶的重要标准之一,生动反映出那个时代中国的经济状况和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准。缝纫机在市场上是紧俏货,需要消费者凭票购买,那个年代泛黄的“缝纫机购买券”、“工业购货券”仍然静静躺在一些收藏爱好者的小册子里。1966年,为了让内外贸中英文商标名称统一,“无敌牌”再度更名,取名“蝴蝶牌”,英文商标为“Butterfly”。同年,沈玉山先生辞世,由他开创的 “蝴蝶牌”缝纫机厂却延续至今。至1982年,我国缝纫机的年产量达到1286万台,居世界第一位。到21世纪初,全球已有70%以上的缝纫机产自中国,我国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

民族品牌的崛起,象征着民族工业的腾飞,同时也承载着战火硝烟年代的红色记忆。抗日战争时期,抗战前线战士棉被、军服保障的任务由八路军军区被服厂负责。据90岁高龄的抗战老兵宋桂云回忆,她在军区被服厂做棉衣的时候,蜡烛不能靠得太近,否则棉花就点着了。军区缝纫女工一面要惦记着蜡烛和棉花之间的距离,一面要催促自己加快做衣服的速度,考验警惕性、干活速度,还要提醒自己不能打瞌睡。夏装裤子每天要缝制多达100条,有时候困的连手指都缝了进去。最头疼的是侵华日军隔三差五地来扫荡。敌人来扫荡时,为了保护设备,工人们就做好隐蔽工作,敌人走了,再从事生产。作为抗战后方,她和战友们要时刻保持警惕,保护战备物资的安全,保障前方供给。作为一名普通的八路军战士,缝纫机便是她的战友,日以继夜地为八路军战士制作被服,这些缝纫工人为抗战的最后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四、人工智能时代的“超级缝纫机”

    20世纪后半期,以生物科技与产业革命为中心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来临。缝纫行业从手工缝纫到机械缝纫,再直至21世纪多功能电脑缝纫机出现,产业互联网成为后增长时代各家公司竞争新焦点。缝纫机行业开始热情拥抱IoT(物联网,The Internet of Things),物联网是一种基于互联网、传统电信网等的信息承载体,它让所有能够被独立寻址的普通物理对象形成互联互通的网络。“缝纫机+IoT”实现了服装制造业人、机、料三位一体可视化,成为“一台缝纫机上的工业互联网”。缝纫机械制造行业的进步满足了服装业快消品牌的需求,支撑着优衣库、ZARA、H&M等快消品牌的迅猛发展。

更令人惊奇的是,特种缝纫设备的不断创新,逐渐承担起人类探索自然奥秘的重任。2019年7月17日,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宣称,他投资的一家脑机科学创业公司Neuralink正致力于研发一台类似“缝纫机”的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它可以使用激光束在头骨上刺穿一系列小孔,通过植入类似神经元的信号接发元件,达到使人能用意念来控制电脑的效果。目前这项研究已经在老鼠身上做了实验,对于“缝纫机”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的脑机接口技术方案的研发,在激进程度、工程创举和任务的宏大程度上,都要超越特斯拉电动车和SpaceX运载火箭。紧跟超级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迭代,特种缝纫机械将会在人类进步的舞台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伴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如今家家户户已很少见到缝纫机的影子,然而幼时母亲伏在缝纫机旁为全家织补衣服的声音,却一直萦绕在耳边。1200年前,有一位浙江学子同有此感,他在一首五言诗里记录了母亲的艰辛与关切,诗中写道: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缝纫机的历史只有260年,缝纫的历史却长达数千年,更早于缝纫而生的相濡以沫、老牛舐犊之情,将庇护着人类继续稳健地走下去。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