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法官来了|刑事法官教你火眼金睛辨别婚恋诈骗犯!
作者:姜楠  发布时间:2019-07-26 09:33:31 打印 字号: | |


如果你在网上交往了一个自称是特工的“男朋友”

认识第一周还没见面就说很爱你

第二周就突发车祸向你借钱
第三周即消失不见

那么法官告诉你

你很有可能遭遇了婚恋诈骗!

7月24日15:00,海淀法院刑事审判庭(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庭)法官姜楠做客北京时间直播栏目《法官来了》,以海淀法院审结的32起婚恋交友诈骗案件为样本,详细解读了此类案件的罪犯特征、犯罪手法等,提示广大单身男女:不要为“甜蜜的爱情”丧失了判断真伪的理智。


案例一:“还没见面,男友给我买了套别墅”

被害人李某通过QQ群认识了男子陈某,陈某自称是归国华侨,家资颇丰。二人很快坠入爱河,陈某说,想要和李某结婚,并且以李某的名义在海南买了套别墅。李某出具了委托协议和身份证复印件,为表感谢,转账6666.66元。李某去海南看过房子,但陈某并没有让她进去查看。后陈某陆续以房屋装修、生意周转、等理由向李某借款。6个月内,李某通过朋友借款、信用卡及网贷,向陈某支付117万余元(自述150万)。一次偶然的机会,李某发现陈某手机里有和其他女人发的信息,对方称自己怀孕了找陈某要钱,李某发现自己被骗了。

公安机关经侦查发现,陈某系高中学历,非华侨;李某名下并无房产,房产证系伪造,对应地址是样板间,不对外出售。后法院经审理,认定两人经济往来中,68万余元系诈骗所得,以诈骗罪判处陈某有期徒刑11年。

法官讲法:爱情容易让人沉沦,尤其是女性。海淀法院对2015年至2019年间审理的32起婚恋交友诈骗(含2起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案件进行了统计,发现以男性罪犯为主,全部为个人作案。32起案件中均为个人作案,无共同犯罪。其中女性罪犯2名(欺诈男性),均为通过假称怀孕、生子;2起案件为罪犯及被害人均为男性,系冒充女性假意恋爱索要红包等;28起为男性假意与女性建立恋爱关系,以借款为由事实诈骗。此外,网络交友系主流手段,婚恋网站、QQ群系重灾区。32起案件除1起罪犯系通过KTV提供性服务结识被害人,其余均为通过网络交友。其中涉婚恋网站案件12起,知名婚恋网站及地方同城交友网站均有涉及;通过QQ群结识8起,微信摇一摇、附近的人、微信群亦占有较大比例。

案例二:“我的男友是特工,会缩骨功”

被害人李某通过婚恋网站认识了自称是军人的王某,王某称自己是总参特工,执行国家特殊安全任务,在京有房有车,资料显示王某身高180、相貌英俊,年龄28岁。

两人建立了恋爱关系后,王某给李某发过军官证的照片,并表示想娶李某;自己手机被监视,有时候会联系不上。后王某来到武汉和李某及其母亲见面,李某发现王某身高不足170、相貌一般且呈老态。李某解释称其在执行国家安全任务,脸上是画的特效妆,身高是采用目前最为先进的锁骨技术处理,现在正在追查敌方,因为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和同伙失散,目前身无分文,自己不能用组织的钱,因为会被发现秘密身份,请求李某及家属借钱给其完成任务,后李某借给其六万元。

而后李某与王某失去联系,因担心王某,其家人托朋友查找王某信息,他人告知王某军官证系伪造。报警后经警方侦查,王某系已婚、非军人、无正式工作。法院以诈骗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法官讲法:据统计,军人(特工)是婚恋诈骗案件中被告人冒充最多的一种虚假身份,其次为官二代且公司老板,归国华侨/人、富二代、公司高管亦较为常见。在借款理由中,出车祸赔偿对方最为常见,其次为投资工程/项目资金周转不及时,亦有被调查需要疏通关系、差旅费等理由。该类案件犯罪手法均为虚构身份假意建立婚恋关系骗取被害人信任,由小额借款开始,后进行长期、持续借款,中间可能伴随小额还款,亦常出现不同被害人间交叉汇款情况。


案例三:“我的男友是军火大佬”

小张是某学校的声乐老师,在婚恋网站上认识了一名自称是进出口贸易公司董事长、在京有房有车的男子刘某。刘某告诉小张自己是南京军校毕业,目前担任军火贸易公司的一把手。小张看过刘某穿军装的照片,跟随刘某去饭店、靶场等地游玩时众人也都称呼刘某首长,百度上也搜索到刘师长参与活动的照片,遂相信了刘某的领导身份,并与之确定关系。期间,刘某以弟弟和别人打架自己给钱不方便为由,向小张借款1万元,一直未归还。后刘某被发现没有房车,且父母生活困难,小张也没有怀疑。但刘某抗拒结婚,小张遂让自己的朋友通过该婚恋网站试探刘某,刘某欲与其朋友交往时小张方发现自己被骗。而其报案后才得知刘某已婚,并非现役军人,用该种方式结交过多名女友,还曾因犯伪造武装部队证件罪被判处过刑罚。法院以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判处刘某有期徒刑徒刑一年八个月。

法官讲法:一开始,小张对刘某也算比较警惕的,但后来还是不幸进入了圈套,多亏了朋友帮忙调查。法官发现,该类案件案发主要依赖于被害人周边父母、亲友发现,或被害人发现罪犯出轨后调查,4起案件系一名被害人察觉有异后主动联系其他被害人,发现犯罪事实后报警。而此类案件中罪犯普遍学历较低、外貌条件一般、无正式工作,其中4名罪犯有犯罪前科,9名罪犯隐瞒已婚状态。犯罪过程中,罪犯和被害人情感推进速度较快,一般在一周内/未见面状态下既确定关系,一月内表达结婚意向、进行亲密接触并开始进行借款。

案例四:“一人饰四角:我的精分男友”

18岁的李某初中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为了骗取自己的生活及消费开支,他开始了一场复杂的角色扮演游戏。在婚恋网站上以美籍华人的身份注册后,他联络到了被害人小高,称自己在国外生活,通过微信聊天与小高逐步建立男女朋友关系。为取信小高,他另行注册了身份为自己母亲的微信号,与小高聊天。取得小高信任后,他称自己的弟弟回国锻炼、希望小高照顾,向小高汇去3000元后,开始以弟弟的身份入住小高家中。而后,他告诉小高弟弟想旅游锻炼,但如果自己直接给钱的话,以弟弟的性格一定会拒绝,让小高先行向他弟弟支付2万元。为和男友亲人搞好关系,支付两万元后,小高还为所谓的弟弟购买了旅游机票、装备等共计八千余元。

后小高出差期间,李某以弟弟的身份告诉小高弟弟的母亲、姨母也要来旅游并想住在家里,姨母也加了小高的微信;因小高出差委托朋友代为接待,朋友发现家里没有女性用品,觉察事情有异,后小高报警,才得知整个事件真相。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十个月,罚金人民币1万元。

法官讲法:李某确实有些“精分”,一人分饰数角来编制谎言。但是,该类案件实际一人作案数起情况突出。32起案件共涉及56起犯罪事实(56人被骗,另含5起非婚恋诈骗犯罪事实),其中作案1起19人,作案2起4人,作案3起5人,作案4起2人,作案5起1人。另有4人涉除婚恋诈骗外其他诈骗、招摇撞骗犯罪事实。

56起犯罪事实平均案值15.4万元,但案值分布严重不均,其中最小案值为1500元,最大案值460万余元,中位数区间为4万元-15万元。其中4起案件中被害人钱款来源系信用卡透支、银行贷款、网贷等。56起犯罪事实中由罪犯或家属退赔共14起,其中案值10万以上均未退赔。除金钱损失外,女性被害人受侵害较为严重,其中6名被害人曾因此流产,3名被害人表达出自杀倾向。此外,该类案件犯罪黑数相对较大,部分案件中出现潜在被害人不愿意报警、不配合调查情况。


姜楠法官在直播最后对单身男女作出了法官提示,认为此类骗局可以从以下几点注意预防:

1、留心对方身份信息,多种信息源交叉验证。

除身份证、护照、驾驶证等身份证件外,对方的工作地址、同事、朋友、家人等社交关系需与之对应,在同类案件中犯罪人往往单独作案,不会雇佣同伙,如对方以各种理由推迟接触周边信息、接触后避而不谈相关事由、接触反馈信息与其社交形象不符,则需格外留意。

2、审慎对待父母、朋友的负面意见。

所涉案件中多起案件发案并非被害人发现,而是父母或朋友发觉有异后报警。证实偏差会导致个体有选择的收集和分析信息,以证实自己已有观点的科学性与合理性,处于恋爱状态往往会使女性降低警惕性。而基于传统“劝和不劝离”的社交文化,当他人明确提出可疑的负面评价后,女性朋友应当给予相应的重视,认真分析考评。

3、钱款给付需谨慎。

骗局均以金钱为落脚点,所涉案件中犯罪人所编造的钱款用途五花八门,往往包含不方便、暂时没钱、帮转账等。如遇到大额数目出借或小额连续的借款请求需提高警惕,对于第一次借款后未按预定还款的,不要碍于面子,注重注意及时沟通并止损。

4、注重搜集、固定证据,及时报警寻求帮助。

该类案件中被害人往往由于个人隐私或心灰意冷等原因,对寻求司法帮助积极性不高。部分被害人发现犯罪事实后选择抽身而出不再追究,同时存在被害人拒绝向司法机关提供证据,造成一定的犯罪黑数。但也有部分被害人积极联合其他被害人、搜集证据,及时报警寻求救助,这既是保护自己的方法,也是保护他人免受其害的方法。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