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欠账十七年!这个被执行人“不简单”……
欠账十七年!这个被执行人“不简单”……
作者:张洋  发布时间:2019-06-13 09:09:47 打印 字号: | |

 

 “我怎么可能欠钱不还,之前明明都还清了,我这里还有还款证明……”当海淀法院执行法官孟凯锋找到这个被执行人时,他的嘴里还一直这样辩解着。“我没躲呀,我一直在积极配合法院的工作,之前还到法院提过执行异议呢!”这是孟凯锋法官见到被执行人时听到的另一番说辞。

瞠目结舌 六万块欠账十七年

案件的当事人史某某与吴某(吴某彬)在2002年时还是好朋友,因吴某(吴某彬)资金困难,向史某某借款6万元。而就是这6万元引起了一桩长达17年的纠纷。因吴某(吴某彬)未按时还款,史某某将其起诉至海淀法院,但吴某(吴某彬)并未积极应诉。后海淀法院经审理认为,吴某(吴某彬)向史某某借款证据确凿、事实清楚,判决被告吴某(吴某彬)偿还原告史某某欠款六万元。之后尽管史某某向法院申请执行,且法院也对吴某(吴某彬)采取了相应的执行措施,但是吴某(吴某彬)却一直并未履行,而这一欠竟是十七年!

迷雾重重 五个名多个身份证

本案执行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被执行人吴某的身份问题,在这长达十七年的时间里,被执行人共用过五个名字,更是多次更换身份证信息,具有多个身份证件。就是这种多次更换身份信息的行为给法院的执行工作造成了巨大阻碍。

2002年海淀法院审理该案过程中,经查明被执行人拥有两个身份,吴某与吴某彬,这一点在判决书中已有认定。而后在执行过程中法院对吴某(吴某彬)进行财产查询时并未发现有可供执行的线索。

随后一个自称吴某(吴某彬)而身份证却叫吴某兵的人(此二者身份证号码并不一致)对该起执行案件提出异议。吴某兵自己陈述称,吴某、吴某彬是其另外的名字,这些姓名自己都在使用,并且他自称本来叫吴某宾,上户口的时候,给错写成了吴某兵。后经申请人史某某认可,确认此时来法院的吴某兵就是吴某本人,因此法院最终按照吴某兵的姓名对该起执行异议进行了审查。

在吴某兵执行异议被驳回后,法院随即对吴某兵展开了新的执行,不料,此时吴某兵的身份证号已经显示异常,经核实其已经被公安机关以双重户口予以注销,本案执行工作再次陷入僵局。

迫不得已,本案承办法官孟凯锋决定到被执行人原户籍所在地村委会及当地公安局进行走访调查,在有关机关的协助查询下,终于发现被执行人现用名为吴某孚,其身份证也进行了相应变更,且早已将户籍由河北高碑店迁至四川绵阳,俨然成了另外一个人。

至此,从案发至今,为躲避法院执行,吴某使用了多个姓名,并且同时持有两个身份,后又通过改变身份证信息(姓名及户籍)等方式,令法院的执行工作一次又一次陷入迷雾。

试图抵赖 提异议声称已还款

在吴某兵执行异议过程中,其本人一直强调早已将欠款还清,有史某某书写的证明,因此并不再欠钱。执行裁决法官对此高度重视,找来双方进行听证。史某某承认证明是其所写,但此份证明的目的是用于另一笔借款。经查,在2002年同年,史某某就另一笔借款将吴某起诉至河北高碑店法院,该案判决吴某应给付史某某人民币三万五千元。史某某所写只是指这个案件已经结清,并不是指所有欠款结清。高碑店法院的工作人员也证实了史某某的说法,于是海淀法院驳回了史某某的执行异议申请,北京市一中院维持了复议决定。也就是说吴某兵并未还款。

出人意料 久失联名下却有产

法院对吴某兵的异议申请作出驳回后,吴某兵又一次人间蒸发。在法院启动对吴某(吴某彬)和吴某兵的财产进行查询过程中,发现所有身份信息均已无法正常匹配,不能进行查询,法院执行工作至此再一次陷入僵局。

直至最后确认被执行人现有吴某孚的身份信息后,执行法官孟凯锋将吴某孚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限制高消费。通过最高院财产查控系统查询,发现被执行人名下有两辆车及一套房产(均在外地),并立即采取了查封措施,在查询被执行人名下银行账户时,刚开始发现账户内有近三万元的存款,对此法院进行了扣划,时隔不久,吴某孚的账户上又发现了八万多元的存款,法院也对此进行了扣划,此刻史某某多年的欠款终于有了部分回款。

通过以上执行,执行法官认定,被执行人完全具有实际履行能力,只要找到其本人,在无需拍卖房产和车辆的情况下,还清欠款也不是问题。

天网恢恢 巧被捉乖乖还欠款

因被执行人行踪诡秘,在即使确认了身份信息的情况下,执行法官也一直未能查找到被执行人的确切行踪。执行法官孟凯锋想到可以利用与公安部门的执行联动机制来查找被执行人的行踪。终于2019531日从公安机关传来消息,吴某孚正入住于北京某高档国际酒店。得知这一消息后,孟凯锋立刻携同法警赶往酒店,去查找吴某孚。

不巧的是,当孟凯锋赶到酒店时,却被酒店前台告知被执行人刚刚于十几分钟之前离开酒店。这是一次大好机会,孟凯锋当然不能任由吴某孚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于是孟凯锋通过酒店查询到吴某孚留下的电话,立即联系被执行人。

电话打通后孟凯锋对吴某孚进行传唤,不料吴某孚开始演戏,声称自己人在河北,不能到法院。孟凯锋立即戳穿了他的谎言,告诉他自己就在酒店前台,已经查询到他刚刚退房的事实,要求其立即回来,否则将严肃处理,追究拒不执行判决的责任,经过十几分钟的利害陈明,终于将被执行人规劝回酒店。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吴某孚竟是开着一辆京牌奥迪轿车回的酒店,孟凯锋试探地问道这辆奥迪车是谁的,吴某孚慌张的表示是借用其侄子的,尽管如此,孟凯锋更加深信了被执行人其实是完全有能力履行判决的。随后吴某孚被传唤至海淀法院执行局。途中,被执行人一方面坚称自己已经还款,有史某某写的证明,另一方面称自己身体不适,有心脏病,孟凯锋马上联系执行局内勤准备相关药物。

在执行局谈话室,吴某孚始终强调自己早已将欠款还清,孟凯锋向其释明其中的法律规定,以及拒不执行的利害关系,被执行人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承诺立即还款,并在现场将剩余所欠迟延履行金共计六万余元打至申请执行人的账户。被执行人此次态度较好,积极配合法院的工作,并且经过批评教育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写下检查,表明自己以后一定知法守法。

至此,长达十七年的案件终于顺利结案。双方对此处理结果都表示十分认同,尤其是申请执行人史某某对孟凯锋表示了极大的感激。

责任编辑:范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