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法官出镜
郭齐:动静相宜皆有味
作者:田琳  发布时间:2019-05-17 09:56:05 打印 字号: | |

 

郭齐,是海淀法院的一名商事法官,一名八零后女法官,齐耳短发,干净利落,走路带风。

现在流行人设,“风一样的女子”应该就是郭齐的人设。当然,这并不一定是她的本意,原因有二: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生于山东的她基因使然;在这个年收结案数均破10万的法院做商事法官,每个月无论一天结一个案子还是两个案子甚至是三个案子,她办案系统里未结案数永远是300 ,不“风”真的不行。

但是光“风”也不行,还得学会停下来思考,在有限的时间和无限的案子之间,在稳定的法律和多变的现实之间,在“动”与“静”之间,让公平与正义得以实现。

担当,让担忧不再可怕

郭奇所在的商事审判庭,是一个非常年的团队,法官的平均年龄不到34岁,助理基本都是九零后。她和小伙伴们日复一日,千思百虑地审理着数量成百上千、类型千奇百怪、标的额几百万几千万的案子。虽然,大家有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钢铁战友情,还有一位“北京市审判业务专家”的庭长在身边坐镇,但是依然每天都很容易陷入担忧和焦虑之中。

哲学上有一个观点,存在即是合理。郭齐的担忧确实挺合理的,首先是外因的不确定,公众期待在不断增长,当事人将法院和法官视作救命稻草,业绩指标在不断迭代,每个法官的工作在透明的数据中一目了然,法律概念和经济概念在不断重新定义,分到的案件一不小心就是全国首例;其次就是内心的不确定,案子审久了,不免又烦又累又紧张。

但是没有办法,案子就在那里,只多不少,用郭齐的话讲,我们只能来不及担忧,就得担当了。她曾经审理过一个案子,标的额九千多万,当时觉得这案子标的额再多一点就好了,就能归中院管辖了啊,就不用这么焦虑了啊,不过后来想想,这个案子除了标的额额高点、证据多点、案情复杂点,好像也没啥,一步一步地攻克一个一个的难点痛点,也就审结了。

面对顽固的未结案数,郭齐会郁闷会担忧,但她始终相信,这些碰的钉子、得到的教训、每年几百件案子得到的经验,会成为一件可以保护自己的、厚厚的铠甲,而且终于有一天,自己内心可以强大到把这层铠甲冲破,成为更好的自己。

改变,让思维变得高质

商事法官的职责不仅仅是开庭结案,化解一件商业纠纷,还要制作一份认定事实准确、适用法律恰当的高水准裁判文书,撰写一份说理透彻、论证缜密的高质量调研文章,发表一篇法理交融、可读可看的宣传稿件。不过,这等于和结案率奋斗之余,再给自己增加一份额外的压力。

郭齐曾经审理过一起疑难复杂新类型案件,结案后开心地写了一篇案例分析,准备去参评优秀案例。她拿着基本成型的案例去找李盛荣庭长汇报,自以为弄得还不错,会得到表扬,结果得到的评价是:逻辑完全不通,让人读不明白,不知道写的啥,生生地浪费了一个好案子。

庭长很不满意,后果就是郭齐需要重新写。李盛荣庭长给郭齐逐层解析,指出问题,然后教她用另外一种方法写这个案例。过程是很痛苦的,郭齐陷入了改稿到半夜——被否定——再改稿到半夜——再被否定的循环之中,整个人都不好了。

最终交稿后,郭齐特别感激李盛荣庭长和这段经历。法官写判决写文章,都不是凭感觉写出来的,不能感觉到哪写到哪,而是应该写到哪思维到哪,句句相连,环环相扣,每句话都有意图,每部分都在为下部分做准备,分出层次,分出阶段,部分是一个块状的说理,整体是一个线型的推进。这段经历也让郭齐从自发学会了自觉,学会了更有深度的思考。

宁静,让忙乱渐渐有序

作为商事法官,每天不停地阅卷、开庭、调解、合议、当庭宣判、判后答疑,每天处理着厚厚的卷宗、写着长长的文书,但是“操千曲而后晓声”,每起商事案件的背后总折射着社会和经济的变迁,等待法官们去找出背后的规则和规律。

在郭齐看来,商业行为千变万化,利益冲突纷繁复杂,商事审判需要法官有格局、有理想、有使命感,特别是现在优化营商环境的大背景下,一名优秀的商事法官应当静下心来、沉下心来,永远深谙案件的本质,抓住万千纠纷最核心的价值。她希望自己审理的每一个案件或大或小能解决经济转型中产生的问题,对经济的发展是有贡献的。

工作的时候,郭齐办公室法庭不停穿梭,下班后,围着锅碗瓢盆忙着带娃,静下来沉淀自己,似乎变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但是,心一转境亦转,郭齐喜欢多阅读一些好书,多倾听一些好歌,多做一些瑜伽,工作烦躁的时候,生活遇到困难时,劝慰自己让自己再坚持一会儿,总能找回内心的温暖,总会有春暖花开的一天。她说,不要因为无休无止、永不停歇的工作,放弃自己的才华、心意、坚持、真诚,再微小的光芒,都一定会被看到和善待。

 

春残花落,盛夏将至。转瞬之间,郭齐来到海淀法院已经十载,依然保持着风一样的节奏,在安静思考、默默坚守的过程中,用宁静的巨大力量助力自己在海法商事审判沃土上,执着追求。

责任编辑:田琳